“小虎什么也不知道,看来很难从他那边得到线索了。”

    几天后的星期六,我到刑事局去找钮诗茵时,她这么告诉我。小虎的心情已经稍微平复下来,不过他根本不记得任何失踪后的事情,更何况眼睛受到伤害看不见,让他更是不安到无法回想。

    “如果真如你所说,是金二做的,不管想尽任何办法,我们都得逮捕她归案。”钮诗茵露出下定决心的表情。

    “对了,那个——右手还好吧?”看我有时候会想用左手抠着右手上的石膏抓痒,钮诗茵忍不住用带有歉意的口气问我。

    “恢复得很快,应该没多久就可以拆石膏了。”我轻轻弹了弹石膏。

    “我说,那是你不想让我担心随便说说的吧?”钮诗茵像猜透了一切般,用慧黠眼神盯着我瞧。

    “我真的有那么单纯到随便都被猜透吗?”我不禁大声喊道,让钮诗茵笑了起来,我望向她的笑容,她又不好意思的别过头去,这可爱的一面让我有些心动。

    “既然话都问完了,那小虎之后怎么办?”我突然想到。

    “这几天,我们都是请局里有照顾小孩经验的女性员警看护小虎。之后嘛……”钮诗茵顿了顿后认真说着,“其实我们也询问过了,瑞咪的亲戚似乎都不方便收养他,应该会请社福单位负责,看要送到孤儿院或是找寄养家庭,上学的部份也已经通知学校了,会暂时休学一阵子,他目前的状况不适合上学。”

    既然这样,似乎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现在只剩下逮捕金二的事要烦恼了。

    “对了,我想跟你借个东西。”

    “啊?”

    这案子算是告一段落了,带着这种想法,钮诗茵陪我走到刑事局门口,我才准备离开,却有两个女人在附近下计程车后,朝这边快步走了过来,我觉得其中一人看来有些眼熟。

    “不好意思,我想找一个叫做小虎的小孩子,不晓得他在哪里?”其中一名神情有些担心,一身朴素套装打扮,脸上画着淡妆的中年妇女急忙问钮诗茵。

    “怎么了,你们是他什么人吗?”钮诗茵想问清楚怎么回事。

    “我们是他学校的老师,我叫林恒依,她是晴佳。”旁边看来较为年轻,烫着长卷发的女人帮忙回答。

    “咦,恒依老师?”我十分讶异。

    “呃?”林恒依转头看了我一眼,迟疑了会,然后眼睛一亮,“是小道吗?好久不见,你长大了呢!我刚刚都没注意到。”

    “你认识?”钮诗茵望着我。

    “嗯,是我的国小老师,”我高兴的说着,“不过之前回母校去,老师已经不在那里教书了呢!”

    “对啊!因为老公调职,我也跟着换学校了。”林恒依露出微笑,脸色却突然一正,“不过,小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不会是做了什么杀人放火勒索抢劫之类的坏事吧?还有右手……不会是跟人械斗吧?”

    “欸,老师你太夸张了啦!”我苦笑着,从以前她就会常常莫名其妙严肃起来,搞得我和同学哭笑不得。

    “小道在协助我们处理一些事情。”钮诗茵话说得暧昧,毕竟有一部分算是不公开事项,她转头问晴佳,“你为什么要找小虎呢?”

    “他是我班上的学生,我听说他可能会被送到孤儿院或寄养家庭,觉得这样不好,所以赶过来看看能不能收养他。”晴佳看来真的十分在意小虎,关心之情溢于言表。

    “收养他?”钮诗茵疑惑地望了晴佳一眼,“基本上只要先和社福机构联络一下,我想应该是没有问题,不过你有照顾过小孩的经验吗?”

    晴佳听钮诗茵这么一问,低下了头,“我以前有个女儿,不过她已经……不在了。”

    “对不起。”钮诗茵露深感抱歉的道了歉。

    “没关系。”晴佳脸上露出了带有悲伤的微笑,“也因为这样,所以我现在都把班上学生当作自己的小孩照顾,说不定,这样更好吧!”

    “你的心态很让人佩服。”钮诗茵有些动容,想要帮助她,“你跟我来,我帮你打电话问看看吧!”

    晴佳道谢后跟着钮诗茵进了刑事局,我则跟恒依老师要了电话,约好之要一起出去喝咖啡聊天后,便自己回家了。

**********************************

    “呦。”

    快一个月过后,我如往常在晚上散步,金二却无声无息在我背后出现,打了招呼。我手上的石膏已经拆了,不过医生说还是不能进行太过激烈的运动。

    “等会有什么事情要帮我。”我悄声对肩上的锁螺丝说,祂却只是随口应应,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还来找我?”转过头我冷漠望向金二,“我还以为你已经逃走了。”

    “我当然要出现啊!”金二说着令人摸不着头绪的话。

    “为什么?”

    “这样你才有机会跟我道歉。”金二的表情似笑非笑。

    我和她对望了一眼,她的眼神看来十分认真。

    “你去自首,我可以考虑一下。”我摇了摇头,她为什么这么执迷不悟?

    “那就拉倒。”金二扭头就走。

    好不容易出现,怎么可能让你轻易逃走?我立刻追了上去。

    就如我所预料的,四周景物开始变换,从原先路树公园变成草原,接着又变成荒野,金二并没有想要甩掉我,一直在我前方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只是我肩上的锁螺丝突然不见了,难道金二可以自由控制进入异空间的人吗?看来最后还是得靠我自己。

    “没有要道歉,跟着我干嘛?”回过头俏皮的将手别在身后倒退走,金二微笑问我。

    “带你去警察局聊聊天啊!”我半真半假的这么说。

    “哼!贫嘴!抓得到我就来啊!”金二灿笑,又转回头向前走去。

    四周景物变换更加剧烈了,一阵突然大变换后,四周化成了爆发的火山地形。四处流淌着岩浆,周围的热度让我觉得头发和外套随时会到达燃点爆燃起来。远处的火山正在熊熊喷发,空气中弥漫着让人呼吸困难的火山灰,地表也随着火山爆发不住撼动,地面上躺着无数被烫死、烧死或被火山灰呛死的凄惨尸体,让我差点被绊倒,有几具面目全非尸体居然还颤抖着伸出手来,那根本已经尸变了。

    “喂!喂!喂!不是开玩笑吧?”我不禁苦笑,这会死人啊!

    金二反倒毫不在意地在崎岖地形还有尸体上跳来跳去,很快拉开了我们之间的距离。

    “等等!”我说着,也加快了追上的速度。

    “呜啊!鞋子烧起来了!好烫!”

“呜喔!那是传说中的熔岩球吗?等等,我应该要先躲开吧!呜啊──”

“咳咳,火山灰好呛,咳咳咳!”

    我一边惨叫着一边跟在金二后头,而她脸上只是始终带着一抹嫣然微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热度让我不禁把身上的外套、毛衣纷纷脱掉,就当我脱得只剩长裤和内衣的时候,四周的景象突然又一阵变换——

    “哈──哈──哈啾!”我不禁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

    炽热火红突然变成一片雪白,我站在一整片结成了冰的平坦湖泊上,身上刚刚流出大量混着火山灰的汗水瞬间结冻,我几乎变成了一尊黑色的冰人。狂风夹杂着大量暴雪在空气中落下扬起,风声震撼着耳膜,不远处还可以看见一座座耸立着的冰山。

    “哎呀,凉快多了耶!小道要感谢我吗?”金二蹲在不远处,嘲笑般看着几乎动弹不得的我。

  “可恶!”我奋力挣开身上冰层,朝金二扑了过去,她却悠然闪开。

  “喜欢我也不要这么激动嘛!我会害怕的喔!”金二说完,又别过头轻快向前跃步。

  “别──别──北跑!”我剧烈发抖念出自己也听不懂的句子,猛力踏着脚步跟上,这种温度如果不做剧烈运动,没几分钟就会就被冻死了吧!

  “对了,顺便提醒你一下。”金二突然说,“这个不是原来的时代喔!”

  “啊?”我一下子没有听懂她的意思,只是隐约发觉风声中好像夹杂什么东西的鸣动,地面也微微震动,我缓缓转过了头——

  “呜啊!”我立刻发狂般向前冲去。

  好几头比如今大象大上好几倍的长毛象在我背后,以像是坦克车群般的震摄力道朝我狂奔而来!要是被追上一定会马上被踏成肉饼!

  “这样不但可以减肥,而且也不会冷了喔!欸,你不是要抓我吗?我给你抓啊!”我终于追上了金二,她在我身边灿笑这么说着。我根本没办法回答她,要是现在不尽力向前跑,我们两个就绝对死定了!

  “干嘛不说话?不好玩。”金二嘟起嘴,不过却露出了缅怀的表情,“这么说来,我们以前好像也做过这种事情呢!哈哈。”

  “快换地方!”我使尽剩下力气,几乎是用吼叫的了。

  “小道不喜欢吗?好吧!好吧!”金二露出遗憾表情,打了个响指。

  “啪啦!”

  “噗通!”

  “咦?咕噜——呜!”虽然随着周围景色变换而感到比较温暖,但我立刻觉得不对劲,为什么都是一片深蓝漆黑?才这么想着,海水就涌进了我的鼻腔嘴里,让我痛苦地挥动双手,向着海面上直冲而去。

  “波嗤!”直到终于冲出海面,我大大吸了口气,也将嘴里的海水全都咳出,这时才有余暇望着四周的景况。

  像是黑夜般的大海海面,充斥着死亡气息,没有海风推进的海水停滞不动,却有无数苍白尸体在海面上向同一方向缓缓飘浮前进,这是带领死魂前往死亡国度的宁静海域,空气凝滞混浊,给人一股无形压力。偶尔有些死魂不晓得被哪里浮出的嗜魂海草勾住身躯,发出让人难以想像的惨叫后,在海面上瞬间消失。

  “小道在看哪?我在这里喔!”随着话声望去,金二正坐在不远处一艘小救生艇上,一脸笑容地望着我。

  “哪来的救生艇?”我讶异。

  “捡到的。”

  “……”好吧!我想也是。

  “不来追我,我就把你丢下了哟!”金二摆了个可爱的姿势,便开始划起桨。

  “给我停下来!”这下我是不得不追了,在这茫茫死海上,我可不想被当成死魂,这么早就归西啊!

  也不知道游了多久,我逐渐感到体力不支,右手骨折初愈的地方因为发疼越来越难以使力,速度不得不缓慢下来,我开始后悔干嘛淌这趟混水。

  “这样是追不到我的喔!”救生艇上的金二时不时停下来等我一下,不然就是悠闲看着我在海水中卖力划动双手,似乎有些感到无聊了。

  “认输,我已经游不动了。”我说。

  “你骗人。”在船尾用两手将自己的头撑着,金二盯着我看。

  “是真的,让我上船吧!”我不得不求饶。

  “嗯,我考虑看看。”金二一双眼睛滴溜溜看着我转,没有答应。

  不知道又游了多久,我真的觉得自己快虚脱了。

  “考虑完了没?”我软弱无力的问。

  “不知道耶!”金二晃着头,“如果我救你起来,你会相信我,然后跟我道歉吗?”

  “嗯。”

  “骗人!”

  “真的……”

  金二还是打量般盯着我瞧,但我再也撑不下去,只觉得身体一阵抽搐,呛了几口水后,便直直朝海中沉了下去,意识越来越加模糊,眼前只剩下不断加深的黑暗。

  “我才不会上当呢!”金二盯着我沉下的那片海面,喃喃说着,“等会就会自己浮上来了,你才没那么容易死。”

  只是左等右等,仍然没看到任何影子,金二突然发慌了,她一下站起身子,也不管船身摇晃还有身上穿的衣服不适合游泳,噗通一声就跳进了海里!

  几分钟后,金二急浮出水面,将我推到船上后,也着急的攀了上来。这时的我紧闭双眼,嘴唇失去血色,脸色发青,看似已经失去了意识。

  “混蛋小道,你不要吓我!醒一醒啊!”金二全身湿淋淋地跪在我身边,先是疯狂拍打我的脸,看我还不醒,几乎要哭了出来。她试着按压腹部让我吐出海水,最后想不出其它办法,终于侧身到我脸旁,红着脸开始做起人工呼吸。

  “咳咳!”侧脸吐出几口海水后,我第一眼看见的是金二仿徨着急的脸。

  “你终于醒了!”金二雀跃的脸上却又充满歉意,“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你……”

  “你不用道歉没关系。”我伸手抓住了她纤细的手腕。

  “咦?”金二有些错愕,不晓得我的意思。

  “喀喳。”

  我用跟钮诗茵借来的手铐,将她的手和我铐在一起。

  “终于抓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