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央回到家时,客厅的灯亮着。开着空调的室内气温很低,对刚从外面回来的日央来说还算凉爽舒适,不过只要待久了,就会感觉身上的水分和生气都被吸干了似的,整个人浑身不对劲。

  虽然除了冬天之外,家里几乎都是开着这样的空调。父母回国后,她卸下了照顾榆实的任务,回归悠闲的高中生活。

  洁白的茶几上摆着茶具,透明茶壶里装着橘红色的热茶,放置在点有蜡烛的水晶茶座上。冰凉的空气中弥漫着甜腻香气,母亲端坐在客厅沙发,肩上披着薄毯,聆听着环绕音响传出的钢琴曲声。

  空旷的桌上还摆着一支上个月才发售的新机型手机,是榆实的。

  “吃过了吗?”

  “吃过了。”

  “以后不要这么晚回来。”

  正准备上楼的日央,有点讶异地回过头。

  “他最近正在为比赛作准备,年底又有发表会,现在是很重要的时期。”

  一边说着,母亲在有着典雅纹路的陶瓷杯里注入新的茶水,“你知道吧?练习时间也加长了。”

  空气中弥漫着加热过的花草茶甜味,某种放松心神、调养身体的草本配方,与燃烧着的香氛蜡烛味道缠绕在一起。

  日央直盯着水晶茶座中闪耀的火光,吸入彷佛紧抓着喉咙,不愿意滑入肺里的浓郁气体。

  “你错过了晚餐时间,他晚上又不能太晚就寝--昨晚他该去休息了的时间,盯着你的房门看了好几眼,好像想去敲门。”

  你知道他从小就很粘你。

  母亲以叹息似的语气说道,日央分不出来是出于无法理解还是苦恼。

  “不过,我知道你也有自己的生活。”

  假使她可以在回到家之后,进练习室陪榆实练习的话--

  察觉到妈妈没说出口的真正意图,日央说,“我会尽早回来,和你们一起吃晚餐。”

  母亲微扬起眉,但还是点了点头。

  谈话告终,日央正打算回房时,桌上榆实的手机铃声响起。

  “喂,哪位?”

  日央看到母亲很快的接起电话,默默地退出了客厅,爬上阶梯,仍听得到母亲的说话声。

  “有什么事情吗?”

  略一停顿,显然对方的回答令她不太满意,母亲提高了音调,“不好意思,他在练琴,没办法接电话。”

  语毕,客厅中只剩下悠扬的音乐声。

  是学校同学?比赛上认识的朋友?即使没有坐在母亲身边,日央也能看到对方还没来得及说话,属于榆实的手机被挂断的情景。

 

 

[目击]在占卜街遇到了纪日央

 

NO1.今天傍晚在市中心的占卜巷遇到了本人!(附图)

一眼就认出来了,本人好漂亮气质好好!因为太漂亮了,同行的友人一开始还以为是明星呢。

 

NO2.哇!是高中生版本的灵媒少女!

 

NO3.真的长大了呢,五官更鲜明了,身材好像也不错啊。

 

NO4.偷拍不好吧?

 

NO5.之前不就讨论过,她某种程度上的确是明星吧?被人拍照很正常。而且她比很多女明星还漂亮。

 

NO6.……只要长得漂亮就可以?看上面的发言,看来离她复出的日子不远了。

 

NO7.当初她直接在电视上诅咒人去死,都忘了吗?

 

NO8.会出现在占卜巷的确蛮耐人寻味的,那种地方路人认出她的机率很高。

 

NO9.该不会是想要开店吧w

 

NO12.她身边有个男生耶,长得也很帅。

 

NO13.和男朋友去占卜巷约会?真是特殊的行程啊。

 

NO20.开店?咒杀人的黑魔法店?

 

* * * * *

 

  “同学,怎么了吗?要关门了哦。”

  音乐教室的门窗都关上了,同学们大都已拿着课本离开,只剩日央一个人。

  站在教室前方的老师一脸狐疑。

  音乐老师当然知道以发带束着整齐马尾的美丽少女是什么人。但学生间谣言传得沸沸扬扬,与学生们感情不错的年轻老师都多少知悉。不想淌这趟浑水。开学以来即使认出了少女,这位老师都装作不知情,甚至对她比其他学生更为冷淡。

  “不好意思。”

  幸好在她出声之后,少女只是拿起课本,对她点了点头就乖乖离开教室,没有与她多做接触的意思。

  艺术大楼一如往常地远离喧嚣,尽管午休钟声刚响,依然维持着静悄悄的,只有来自同班同学的声音。

  虽然日央比较晚出教室,走廊上仍听得见班上同学们陆陆续续走下楼,一边聊天的声音。些许的噪音彷佛也被这份寂静吸入似的,不若平时的吵嚷。

  下课钟响时,卉可和其他女生一同去了合作社,苏卉可经常和班上同学互动,并未因为和日央在一起而受到冷眼相待。

  日央思考着是否要干脆留在这栋楼度过午休时间。比起回到充满人声的教室,还是清幽的环境比较轻松。

  隐约听到还有一些男同学的声音,日央绕过转角时,被突然冲出来的“物体”撞上。

  “哇啊!”

  惨叫声骤然响起,一瞬间日央却没有看到人,只感觉到右边小腿一阵疼痛,像是被车轮撞上似的橡胶质地贴上皮肤。

  “喂!撞到人了啦!”

  “笨蛋,小心一点!”

  从后头追来的声音急急骂道,几个班上的男生跑了过来。

  “唔……”

  属于少年的声音,发出了痛苦的闷哼。

  日央低下头,看到坐在轮椅上的少年探出半边身子,手撑着墙,稳住差点翻倒的轻便轮椅。不知道是因为方才的撞击,还是此刻的动作拉到伤口,他的脸上浮现痛苦的表情。

  是那个出车祸的康乐股长,好像叫小叶吧?

  日央弯下身子,使劲替对方把倾斜的轮椅扳正。

  “啊、谢谢!不好意……”

  轮椅重回地面,小叶松了一口气,面露微笑地抬起头要道谢,与日央对上视线时,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在他身后赶来的几个男同学,看到撞到的对象是日央时,也停下脚步,不知所措地站在后头面面相觑。

  “……”

  凝固的尴尬气氛中,日央略微点了个头,在众人的视线之下,挪动带着热辣辣疼痛的小腿,打算绕过他们离开。这时,一个人影从后方走来。

  “不是跟你说过不要乱玩轮椅吗?”

  才刚走近,班上的风纪股长似乎立刻理解发生了什么事。尽管与康乐是截然不同的认真类型,两人却好像时常走在一起。他皱起眉头看向坐在轮椅上的小叶,“再这样横冲直撞,自己用走的回教室。”

  “呃,对不起啦……”

  听到风纪严厉的话语,小叶皱起了脸,连忙道歉道。

  日央没说话,看着少年踩在轮椅踏板上的脚。

  “喂!你不是要拿东西吗?老师要锁门了。”

  其中一个男同学突然看向日央后头喊道,音乐老师已经背起包包,出现在走廊上。

  “哇叫她等一下!”

  小叶抬头叫道,几个男生纷纷慌张得冲了过去,康乐转动起轮椅,日央从靠近转角的位置退开,让他的轮椅能够直线前进。

  从日央的身边经过时,小叶再度转头,以略带过意不去,又带着点恐惧的不自然表情看她一眼,轻声说了句,“对不起。”

  日央看着他,缓缓的点了头。虽然对方已经背对自己,看不到了。

  “他的脚没事。”

  站在原地没有离开的风纪,径自开口。

  “只是还有一点不方便,走起来会痛,才会去保健室借轮椅。”

  没等日央回应,他解释道。

  尽管表情冷淡,向日央说话时,他的态度总是与对待其他同学无异。

  “你好像很担心,才跟你说一声。”

  “……谢谢。”

  对方没有问她为何道谢,只点了个头,便跟上其他人的脚步。

  当时脑海里浮现的影像中,黄发少年整个人飞离机车三公尺远,机车倒了下来,在地上印出长长的煞车痕迹。

  那条街上没有目击者,他扭曲着身体趴伏在地上。所幸不到几分钟,他就挣扎着自己爬了起来,蹒跚走到前挡风板破了长长一痕的机车旁,打电话向他人求救。

  事发至今已经快一个月了,以那样的伤势来说,应该不至于还无法走路。

  --幸好不是因为事前的警告,而变得更严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