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内灯光明亮整洁,比起周遭不少阴暗可疑的小店,令人感到安心不少。坐在候位区的沙发上,连阳知填写着柜台人员递给他的表格,姓名、年龄,以及包含生日和星座血型等等的基本个人资料。

  在他们之后又有两个高中女生进门,站在柜台边靠着台子填写表格。这家店以收费低廉着称,连高中生都负担得起,而且会针对学生有折扣优惠,因此从一开幕就在女高中生之间掀起话题。

  也是因为这样,连阳知提起来高中诈骗的占卜师时,有朋友联想到这间店。

  表格交出去后,等了好一阵子,终于叫到连阳知的名字。

  一进到隔着布幔的房间,走在前面的连阳知肩膀细微地松动,日央立刻就察觉了不是这个人。

  “请坐。”

  坐在装饰华丽的桌子另一端,女占卜师微笑着说道。

  是个二十多岁的女性,年龄相符,如果仔细看的话,长相还算清秀,有双漂亮的眼睛,却化了浓艳的妆容,眼尾的眼影和红唇都很夸张。

  “今天只有一位要算吗?”

  一瞬间连阳知有些惊讶,随即想起女占卜师应该是看了助理拿进来的资料。

  “是的,她陪我来的。”

  连阳知说,日央礼貌地点了个头。

  坐下后,日央把椅子往后挪了一些,保留空间让连阳知与占卜师交谈,静静地从一旁观看。

  “那么,你今天想问什么问题呢?”

 

 

  十五分钟后,两人步出店外。

  “难怪她会这么有名,很厉害呢。”

  连阳知感叹道。日央踢到路面不平稳的突起处,险些跌倒。

  “……你其实很常被骗吧?”

  “咦?”

  连阳知停下脚步,“你说她算得不准吗?”

  “不是。”日央想了想,摇头道。

  “那有哪里有问题吗?”

  见状,连阳知更加摸不着头绪。

  尽管他对占卜没什么兴趣,方才和那位女占卜师的谈话,让他也稍微感受到了占卜的魅力,被说中心事时,总有种好像被理解了的奇特感受。

  “她说的和我们现在的处境,不是很像吗?”

  就像刚才那个学妹说的形容词……贴切,很符合自身情况。

  “她说的那些话,除了比较抽象,语句松散了点之外,和学校老师的精神训话、印在周记本上的心灵小语有什么差别?”

  --你现在很困扰,虽然你的本意并不想让事情演变成这样,却还是陷入这种境地,所以让你感到有点挫折、无助。不过只要你不放弃,一定可以改善问题的。要记得不要慌张,一步一步向前,只要保持冷静和毅力,情况就会在不知不觉间获得改善。

  --也许你现在表面上总是很开心,其实心里隐藏着很多不安,却不习惯在人前展露,虽然你会觉得不自在、不想让别人操心,潜意识里却认为只有自己一个人遇到了这些困境,而让你感到有一点不甘心。但实际上,只要向他人求助,会意外的发现身旁的人都很愿意帮助你的。

  说完,她还面带微笑看了日央一眼。

  “那种举动,无论如何都不会出错吧?”

  占卜师并不知道他们才刚认识不久,原由还是他走投无路地向日央求救--但是日央会陪着连阳知来到这种地方,从常理上就能判断两人的关系并不差;从占卜师的客观立场来看,如果不是共同谘询,客人愿意让认识的第三者听见占卜内容,通常代表两人关系深厚。

  因此,如果连阳知并未向日央寻求协助,那段话的意思是鼓励他执行这个举动,一起去的朋友会觉得自己受到信赖,对占卜师好感增加,也连带影响问卜者;如果是已经求助了,便会认为占卜师全都预测到了,有人注意到了他们深刻的羁绊。

  像这样有了参与感,有些陪伴者还会因为占卜师的肯定和善意,而主动透露委托人的情报。

    “……可是,她的确有说我遇到了困难。”

  日央瞥了连阳知一眼,“如果不是有烦恼,一般高中生怎么会花钱去占卜?”

  如果是单纯对占卜有兴趣,或是抱持着找碴心态的客人,聊个几句,从谈吐和神情中就可以看出端倪。

  姑且不论是否具有灵能力,对方的人生经验可是多出了他们好几年。

  听到日央这么说,连阳知努力回想方才占卜师所说的话,的确都有点模糊,乍听之下好像都如同对方所说的一样,但其实是在对方说话的同时,连阳知将自身的情境主动套入那些话语中。

  因为遇到了困难感到焦急,急着希望能够获得解答,一但有人诚恳地同理了自己的痛苦,就会觉得好像看到救赎的曙光。

  但仔细想想,对方的确没有说出什么实际的建议。

  “她大概真的有点能力,在看人与沟通上。”

  或许正是如此,才会希望把客群年龄压低。

  学生遇到的烦恼,以她的历练来说还唬弄得过去。而且顾客是还在就学的孩子,收费金额也不高,即使不满意占卜结果,也不容易引起纠纷和官司。对从事这行来说,虽然无法一次赚取大笔金钱,但也相对风险较低。

  “……所以,她是骗子啰?”

  好不容易会意过来,连阳知怔怔地问。

  虽然连阳知本来就不是会把占卜结果太当一回事的人,可是一旦明确意识到,不久前面对面聊得很愉快的对象,实际上从头到尾都在演戏,根本压根儿只是在使用话术……

  连阳知突然感到毛骨悚然。

  他们临走前,那个女人还亲昵地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着要他加油。  

  “她没有骗你。”

  然而,日央摇了摇头。

  “她只是告诉你,你想听的现实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