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还真是辛苦你了。”

  然而,却得到了出乎意料之外的慎重回应。

  “既然这种东西根本不存在,平常大家都把倒霉事赖在你身上,不是太冤枉了吗?”

  连阳知毫不掩饰的同情,让日央一时不知道该做何反应。而且--

  “……你相信我?”

  仅只是一句对于诅咒存在的否定,外加明显不愿多谈的态度。

  总是一脸淡然的少女突然露出错愕的表情,连阳知不明所以,也慌张了起来。

  “为什么不相信?”

  “……你没有学习能力吗?”

  也许是太过惊讶,日央不小心连言语变得失礼。

  “你骗我有什么好处吗?”

  连阳知眨了眨眼,认真思索,“是为了社团吗?如果想要这个社团的话--”

  “不要。”

  一如往常毫无停顿的拒绝,让连阳知失望的垂下肩膀。

  “……到底为什么不要啊?来这里不是很好吗?”

  可以自由自在地使用社团活动室,和最要好的朋友待在一起,又没有明显对她抱有敌意的学生--真要说起来,自发性在热门社团成为难民的日央,现在社团时间与午休都会过来这里,根本也和入社无异了。

  “你愿意来的话,卉可也会很高兴吧?”

  努力想表现出不是出于一己私欲,连阳知刻意提起自家唯一的学妹,而这的确也是事实。

  虽然女孩子之间的相处他不是很懂,但在学校这种封闭的社会生活了十年以上,连阳知的神经还没有粗到没察觉──愿意待在她的身边,对于女生来说需要多么大的勇气。

  偶尔在学校里遇见她们,卉可总是泰然自若地走在日央身旁。

  “我不会一直都在这里的。”

  日央不为所动,以平淡的声音说道。

    “要躲教官躲上两年,可没有想像中简单呦。”

  连阳知鼓起腮帮子,不甘心的说道。

  “你们只要照顾好自己就好,不必顾虑我。”

  然而日央只是以那双澄澈的双眼瞥了他一眼,丝毫不为所动。

  

  

  日央走出社团教室时,意外地在楼梯间碰上了面熟的男同学。

  占星社的位置和其他社团有段距离,平时并不容易在这里遇上人。戴着眼镜的斯文男学生,看到她时也面露意外的表情。

  “去占星社?”

  风纪主动跟她搭话。

  虽然和他交情不错的康乐股长出了那样的意外,他倒是以一如以往的态度对待日央。

  占星室的下一层楼,有着学校的某个办事处,风纪是为了替老师跑腿而来。

  “要回去了。”

  日央说道。

  午休突然来了几个新生,说是想体验塔罗牌、参观社团,让社长大人手忙脚乱,卉可负责招呼,她这个外人似乎不该打扰。

  “你加入那个社团了吗?”

  视线朝上瞥了一眼,风纪问道。

  濒临倒闭边缘的占星社,最近在学生之间其实暗暗有着很高的讨论度,八卦话题都在传着魔女有意入主,打算将这个社团当作自己的据点集结信众。

  也听过这个传闻的日央并不在意,摇了摇头,反倒只是对眼前看起来很成熟的男同学对这种事情感兴趣,感到有点意外。

  “听说那个社团有点麻烦吧。”

  然而,对方反而看着她的眼睛说道。鲜少遇到同学会以正常交流的模式与自己说话,让日央一时不知做何反应。

  诈欺事件是她们和学长之间的秘密,不过目前正是新生们睁大眼睛挑选社团的时期,占星社二年级几乎全数退社、又没有社团老师的事实,早在一年级生之间传开了。

  “如果有兴趣转社的话,来文学社看看吧。”

  风纪甚至随口替自己的社团招生,才跟日央道别,走进楼下的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