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现实层面来说,警方和连阳知之所以会束手无策,是对于寻找的目标握有的情报太过稀少。

  对方打从一开始就很谨慎,连停话的手机都是以假资料申办,唯一的线索仅仅只有对她容貌的描述,以及一些网路上的资讯就能拼凑起来的教材资料。

  没有任何照片、影像或是显着的特征,即使从日央这个领域的熟人打听,也没有太大的助益。

  “如果遇到了和我即将有相似遭遇的人,说不定你会有所感应!”

  尽管认真说明了,学长却说着突发奇想的理论,拉着她参与和其他学校的学生举办的交流聚会。

  虽然答应同行,不过日央一出面,肯定会像动物园中的熊猫般被围观,不仅造成她困扰,又失去谈话获取情报的机会,因此学长让日央装作一般客人,独自坐在不远处的位置。

  接近晚餐时间的咖啡厅,日央点了杯冰奶茶,不怎么认真地复习着隔天的小考内容。

  隔着两张桌子的长桌,连阳知与几名穿着他校学生制服的女高中生坐在一起。这个时段的咖啡馆还算安静,不用费心侧耳倾听,那一桌年轻人集团的谈话内容自然就能传入耳中。

  即使单枪匹马面对一整群他校的学生,而且清一色是异性,连阳知仍泰然自若地坐在其中,自在地与女孩子们交谈,气氛相当热络。

  “你是什么星座的?”

  “射手。”

  “好准,果然就是呢。”

  “没错没错,射手男很受欢迎吧。”

  女孩们连声附和。虽然日央不太懂星座,不过看法与她们相同。外貌俊美、身材高朓,又擅长与人交际的连阳知,还像只温和的大狗似的,具有好亲近的稳定人格特质。

  像这样的人,应该会加入更热门的社团,尽情享受高中生活才对,为何会成为占星社唯一的二年级社员呢?

  “我自己是没有什么感觉呢。”

  面对外校女孩们的称赞,连阳知露出苦笑。

  “咦--真的吗?”

  “那你的女朋友不介意你这样和一群女生出来吗?”

  “很可惜,我没有这种烦恼。”

  “骗人!你怎么可能没有女朋友?”

  说是占星社交流,谈起星座来,却和一般的联谊没什么两样。

  日央捏起吸管,翻搅沉淀在杯底的糖浆。

  虽然知道不太可能这么容易就有进展,从方才到现在听到的谈话,还是让日央有点后悔答应跟来。

  如果是平时倒也罢了,偏偏是在只有榆实顾家的时候。

  看了眼那一桌不知为何手拉手研究起手相的高中生,日央叫来了服务生,多点一份巧克力蛋糕记在学长的帐上。

  这时,一对年轻情侣走进店里,在雕花护栏的另一边入座。

  女方就坐在日央左手边,亲昵地和男友说着话。

  “你要喝什么?”

  “蓝山。”

  “那个我不敢喝啦。”

  看起来还是高中生的女方用撒娇的声音嚷嚷着。

  “那你要喝什么?”

  “我想喝红茶,你喝摩卡好不好?”

  应该是大学生的男方笑了笑,温柔应允。 

  打扮入时的女孩高兴地举起手招来服务生。

  一点完餐,女孩立刻和男友聊起了这天发生的琐事,男方带着微笑倾听,偶尔回应话题。

  尽管音量并不大,不像某一桌高中生的笑声传遍整家店,可是彼此间的距离太近了,女孩偏高频率的声音几乎毫不间断,让没有谈话对象的日央很难不受到他们的影响。

  ……看来连念书都没办法了。

  日央干脆地阖上书本,瞄了一眼貌似热恋中的情侣--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那个男的是谁?”

  “只是同学而已……我说过我今天要补习……”

  “那你为什么不回我讯息?他也在那里对吧?”

  “没、没有呀……”

  男人拉扯着女孩的手臂,温文儒雅的温柔表情消逝无踪,充满怒意地狠瞪着女孩,她低着头回避视线,像是疏离又像是畏惧,僵硬地缩着身子。

  “我朋友说,你这样一天传那么多讯息给我,很恐怖……”

  “是那个男的说的吧?是他在煽动你的对不对?”

  “不是,是女生……”女孩连忙摇头,突然皱起脸来,喊着痛想要甩开男人拉着她的手臂。

  “你少骗我!”

  男人松开手,转而抓起一旁机车的安全帽,狠狠往女孩头上砸去!

  “啊……”

  彷佛有着时间差的转播画面,女孩像坏掉的人偶般,头偏向不自然的角度甩去,发出梗住似的短促叫声。

  还没理解发生什么事,一脸茫然的少女踉跄着左摇右晃,还没来得及站稳脚步,迎头又是失控的猛力一击,站不稳的身体被一把拉了回来,又是一顿暴打……

  安全帽的透明护罩染上湿润的红色,女孩摔在地上,脸孔因为鲜血与疼痛扭曲起来,透着惊慌的大眼睁着,双手不上不下的摆在身前,似乎不知道此刻应该伸手阻挡或是逃跑。随着施暴而转趋微弱的惨叫声,在一个正面朝着眼窝重重撞去的冲击下,化为某种东西破裂的哀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