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社长这么乱来。”

  走在回教室的路上,卉可轻叹了口气。

  “其实蛮有趣的。”

  从小到大被人在背后议论习惯了,这么正大光明地抓着她直言想利用她,反而让日央觉得挺新鲜的。

  “……那,日央打算怎么做?”

    从一早开始,日央就感觉到卉可很顾虑自己。虽然尽可能表现得和平常一样,但从时不时飘来的视线与细微的表情变化,日央知道卉可很担心她。

  “我也不知道我帮得上什么忙。”

  日央耸了耸肩,坦白道。

  “不过──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就暂时到你的社团去吧。”

  就算那个学长看起来再怎么人畜无害,放卉可一个女孩子与他独处,还是不太令人放心。

    他大概也是顾虑到了这一点,才会明明身为社长却成天在外面闲晃吧?

  “当然不介意!”

  卉可眼睛一亮,一把挽住日央的手,步伐几乎跳了起来。

  “只是暂时,我不会入社哦。”

  “是是。”

  即使听到日央的提醒,卉可依然十分开心的样子。

  接近教室时,相较于别班仍是关着灯的午睡状态,她们班上已经传来了人声。像是大多数人都已经清醒,充斥着没有压低音量的说话声。

  早上缺席的康乐股长来了,许多人围绕在他的身旁。

  座位旁放着两支显眼的铝合金拐杖,少年露在夏季短袖制服外头的手臂绑着厚厚的纱布,全身上下都有着大大小小的擦伤,还有些浮肿的脸颊贴着一片大纱布。

  从说话的声音听起来,小叶精神还不错,还有心情跟围绕在身旁的同学们聊天说笑,还因为笑得太激动,表情一瞬间因为抽痛而揪成一团。

  旁边的同学们见状不由得紧张,也跟着露出好像很痛的表情,但没过多久又被小叶故作无事的模样逗得发笑。

  直到注意到日央回到班上,一片和乐的气氛瞬间化为寂静。

 

  * * * *  

  对于日央这种人,古今中外世界各地有着不同的称呼。

  能够看到还未发生的事情,能感知到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灵媒、巫觋、通灵人、先知,在演变成现在这步田地以前,纪日央被赋予各式各样的定义。

  不同时空的事件,他人的过去或未来,总是突然窜入她的脑海中,混乱一般人会有的现实界限。

  虽然日央有着超乎常理的能力,纪家一向低调,从来不让孩子涉入复杂的问题里,不随便张扬,更没有打算借由她来获取任何利益。

  只不过随着日央逐渐长大,种种传闻从街坊邻居与亲戚间逐渐传开,起先只是一些基于人情世故推不开的请求,久而久之,受到了媒体的注意。

  小学时期,偶尔会以神童身分出现在只有几分钟的新闻访问,或是一些探讨灵异现象的娱乐节目上。

  真正比较常在媒体上曝光,是日央就读中学的时期。

  十三岁的天才少女灵媒。

  几年前日央以这样的封号出现在各家杂志新闻报导上,有时也会上电视节目公开露面。

  明星的八卦运势、世界年度大事预言,只要有热门的大新闻发生,纪家的电话总是响个不停,家门前围绕着媒体,请她给予意见。

  姑且不论是否真的相信她的能力,日央不知不觉间变成了个家喻户晓的名人,有不少支持者,也曾代言过商品、拍过广告。

  随着知名度提高,从家世渊源到成长历程,各式各样的专题报导相继而生。

  即将正式跨入演艺圈,有导演或节目制作人洽谈合约等等的传闻,几乎不曾间断。

  然而,即使有了不错的名声,纪家始终没有让日央过度曝光。

  平时是以学业为重,没有表露出过度的企图心,没出现过诈欺或是牟利的传言,每一次露面都表现沉稳的少女,尽管是以有点可疑的身分出现在媒体上,实际上却没有引起多少人的反感或怀疑。

  不论这名年轻女孩未来如何选择出路,应该都不会有太大的改变。一些密切注意着日央讯息的支持者都是这么想的。

  然而,在距今一年多以前,日央却起了奇怪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