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这个年纪时有所闻的事故,班上却是一副人心惶惶的模样。

  “听说小叶向她问了周末运势,结果她回答会出车祸。”

  “怎么会想去问她啊……”

  “就是说啊,以前明明那么多报导。”

  “谁想得到她对刚认识的同学也这么不留情呀。”

  “好像小叶还轻浮地邀了她去联谊……”

  整个上午,教室里压低声音的交谈声四起,本来已经各自成型的小团体之间有了交集,交头接耳地互相交换着小道消息。

  只有在日央经过时,会不约而同地倏然安静。

  上周社团课前想问日央恋爱问题,被卉可挡下的女生们,显得非常感激她救了她们一命,整个早上都拉着卉可说话。

  卉可虽然不时投来担心的眼神,却没有机会靠近日央。

  午休时间,日央独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书,突然之间,教室门被人大力推开。

  “一年二班……纪日央在吗?”

  教室门口,一名高个子少年手抓着门框探头进来,以教室里全部人都听得见的音量询问。

  全班不约而同地转头看向日央。

  从态度以及学号颜色,大家立刻就判断出了这个外貌出众的男生是学长。而这所学校的学长姐制十分严格,看到二年级出现在一年级的校舍,不少同学都露出紧张的神情。

  “找到你了!”

  日央和对方对上眼的瞬间,少年立刻发出大叫。

  ──是在艺术大楼碰过几次面的男生。日央花了几秒的时间才认出来,少年已经一脚踏进教室,大步走到她的位子前,双手重重拍在她桌上,低下高朓的身子直视她。

  “你,就是灾厄魔女对吧!”

  全班鸦雀无声,目瞪口呆得看着这一幕。

  “……似乎是没错?”

  日央微偏着头,不确定地承认。

  这所学校的学生们在背后这样称呼日央,不过,当着她的面这么喊的,少年还是第一个。

  这时,日央瞥见了卉可站起身,脸上带着少见的呆愣表情。

  “社长?”

 

 

  “欢迎光临。”

  能够带日央到自己的社团,让卉可十分高兴。

  “这里真特别。”

  日央瞥了一眼占星社的活动教室内部,跟着两名社员把鞋子收在靠门边的矮柜,换上活动室专用的拖鞋。

  占星社的活动室采用的是木头地板,进入室内要脱鞋,教室的格局大小与其他教室无异,却宽敞许多,理由出在桌椅的数量。这间教室的桌椅数目鋭减,采用的样式材质也完全不同。

  每张桌子都呈现不同形状规格的流线型,像是云朵或弯月的圆弧状,对上正确的缺口可以互相拼凑起来,变成椭圆形的大长桌。五颜六色的缤纷色彩,没有靠背的小圆椅,都是以相同的塑胶材质做成的。像长条气球般圆润的桌缘,椅脚也是长长的圆柱型,毫无任何边角。

  乍看之下,彷佛来到了放大版的儿童游乐室。

  “听说这里本来要作为资源班教室,但离一般校舍太远了,而且刚启用时,曾被来附近上社团课的一般学生围观。”

  越想被隐蔽的,反倒越容易激起他人的好奇心。

  家长对于这种彷佛隔离般的做法表达了抗议,校方只好重新规划,这间教室也因此空了下来,正好让在新制度实施同一年成立的占星社捡到了便宜。

  没有理会两名少女友好的谈话,连阳知进门后便独自忙碌着,蹲在教室靠墙的矮柜旁翻箱倒柜,抱着一大叠杂志,碰地一声扔到了离自己最近的水蓝色长桌上。

  “原来你就是这个人!”  

  两名少女靠近一看,是各种少女杂志的旧刊。

  封面的设计大同小异,以闪亮图案点缀的大大刊物名,两侧印着当期杂志内容的介绍短文案,都是各种与占卜、星座有关的内容。

  而这些杂志封面的模特儿,虽然造型略有差异,仔细一看,全是容貌比现在还要年幼的日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