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吴的印象是在他牵我的手时开始的。掌心有茧,摸起来粗糙,他的手不大,在天冷时手心依然温暖。

吴十六岁之后就不曾继续读书,吃喝嫖赌各种玩乐的坏事他都做尽,他明年三十,磨到只剩抽菸,其余时候早睡早起,忙于工作。

他问我会不会觉得他很坏,还有,我们学历差这么多,你是国立大学硕士,而我连高中都念不完。我没回答,只是摸着他的掌心,天晓得,我好喜欢乖乖牌女生和小混混男生的游戏。

当他粗糙的手掌捧着我的乳房,轻抚过肌肤,乳头在他指尖揉捏时敏感难耐,我忍不住呻吟,张开双腿让他压上来,他说裤裆鼓胀,顶着我的私处,他和我接吻,我闻到他鼻息残留苦苦的烟味。

我为他褪去衣服,温柔俯身含住硬挺的肉棒,他摸我的发,把手按在我肩膀上,慢慢顶进喉咙。不能呼吸的时候,小穴感到一阵紧,涌出淫水;他拉我起身,要我趴着,指尖爱抚敏感的阴蒂,他粗糙的抚触让我舒服到全身颤抖,我钻进他怀里,要他抱紧我,紧紧抱着我,然后进来,往小穴深处顶。

吴说话的时候有个口音,我笑他很台,他有点介意却也欣然接受。他不高,但有结实的肌肉,还有在冬天时温暖的体温。他抽菸,和我维持几步远,烟从他的口和鼻吐出,他不会让我等太久,抽完就牵着我的手走,这时候他身上的菸味无比浓烈,连我的发丝都沾染上那样的味道。

他喜欢进入我的时候,一边抽送一边吻,他的手臂环抱着我,小穴被他进出里面又热又辣,我在他底下呻吟,双腿环抱他的臀部,再下去可能就要高潮。他退出来,让我趴着,从后面插入,揉捏我的臀部,他说我好湿,屁股翘高的样子很性感,他挺起腰杆进出,抓着我的手腕,从背后射好不好,他加快抽送,我只是不断淫叫,觉得身体好热。

他射的时候顶进最里面,然后在我身上趴下来,轻吻我的背。你很美,他在我耳边说。

后来吴跟我说他总以为自己不能跟爱读书的人相处,跟你什么都能说。我倾听他,暗暗觉得我们像两个世界的人,但是衣服褪去就能自在交融,做爱的时候,我们是一体的。

他送我回家,下车前跟我要了一个吻。我们还会再见面吧,我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