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不情愿地戴上安全帽,我跨坐在他的重机车上,手足无措别扭地压了压洋装的裙襬。

你会怕吗?抱紧我就不会了。他说。

我伸手环抱他的腰,他宽厚的背也令人很有安全感。

机车一路奔驰着,风呼呼地吹过身体,习惯了速度以后其实很舒服,难怪男人们喜欢这种风驰电掣的快感。路过便利商店时,我们停下来买了点食物,然后就直奔有海景和私人沙滩的Motel。

进了房间,他从背包里拿出单眼相机,看起来也是真的有诚意要帮我拍照。

你有帮人旅拍过吗?我虽然没有镜头恐惧症,但面对初见面的人还是有点紧张不自在。

没有,第一次就献给你了。他咧开嘴笑着,我也喜欢他爽朗的笑容。

我先整理一下头发。我一边对着镜子梳头发和补妆,眼神一边透过镜子的反射跟随着他。

经过长时间的挂睡陪伴,我对他的声音是很有感觉的,今天只是见面来确认自己对他的人有没有感觉。

虽然粗犷的外型和我想像得不一样,但是我也很少遇到这类型的男人,是一种不一样的吸引力。

我们在私人沙滩拍了一系列的照片,又回到房间。然后我主动提案:可以拍性感内衣照吗?

暄暄说的,再怎么样都不要对着男人扑上去,而是让他自己忍不住扑过来。我就在测试他的能耐,什么时候才会忍不住扑过来。 可以啊!既然来了,就拍好拍满啊。他回应时的表情,是正人君子的模样。

很好!我就不喜欢一脸猪哥的男人,我心里的真男人是,懂得浪漫和情趣,但当下该做好的事情,还是得理性完成。

我背对着他脱下洋装,脱到一半的时候,他出声:等一下,就先这样背对我半裸着背,侧脸看着右肩,很美!他靠近我,拉了拉我的衣服,手指轻轻滑过我的裸肩,瞬间像是有股微电流爬过我的肌肤。

就这样,很漂亮。他说着,倒退了几步到适切的位置,按下快门。不疾不徐地拍了几张照片,然后我才脱下了洋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