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一想你是否也有类似的状况:1.觉得喉头紧紧的,好像有东西卡住2.常觉得呼吸不过来,要很大力吸气3.会不自觉地耸肩4.经常性的头晕、头痛,却找无原因5.肠胃一直有状况,可能是拉肚子、便秘,或者是胃酸过多等等。6.有憋尿或者是憋大便的习惯.

如果你有上面这些状况,或许你跟我一样,不知不觉在心中打造了一个焦虑的套房。上面这几种症状看起来虽然很不一样,但都在显示同一件事情叫做限制——限制你的呼吸、限制你的语言、限制你的肩膀、限制你的头、限制你的肠胃等等。

限制是痛苦的来源

你可能有些事情忍耐着说不出口,就变成喉咙的一股气;你可能有些关系无法结束,就成为那个掐住你的呼吸;你可能有一些不想承担但是却又无法拒绝的事情,成为你肩膀上的压力;你可能有一些无法消化、想要排出体外的东西,可是却勉强自己留着折磨自己。这一切又一切的限制,就是痛苦的来源。

我觉得放手很难,因为这意味着,你得丢下一个人、一件事、一个工作、或者是一个场所,难道它不会有被丢掉的感觉吗?我说,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经常感觉到罪恶(guilty)。

有没有可能是,你真正害怕的并不是丢下一个人的那种罪恶感,而是你本身就害怕被丢下?透过不断的同理、关心、照顾、心疼别人、做一些不是自己份内的事,你终于可以好像假装照顾了那个『很害怕被丢下的自己』。你透过照顾别人,来心疼自己。我对自己说,也跟慢慢来说。

练习照顾自己

前几天,我终于有一个机会可以放自己几个小时的假,去散步、去走走、去把自己的心情做一个放牧的动作。

傍晚的阳光透过树梢,像是天上的恩赐一样,撒在肩膀上、大腿上、脚掌上,每一步都可以踩着光影的空隙,每一口呼吸,都有青草的香气。虽然只是市郊的一处荒野,但却成了忙碌生活当中,心灵可以喘息的乐园。

前阵子我去按摩的时候,按摩师傅D跟我说,我的耳鸣和我的身体只有一个问题而已——就是我的表皮和下面的肉是分离的。我不知道他讲的是真的还假的,不过我脑海中的确出现了灵肉分离这个词,所以按摩师傅跟我老板C、我的中医师H的建议都是一样的——做一个可以让你休息的运动,比较容易的选择,是去散步。.你的灵很痛苦,但你的肉都没要回应它。心理师慢慢来说。

有啊,我的肉也很痛苦,全身酸痛。我说。

你真的是一个忍耐力很强的人啊,这是你很特别的一种技能。那是什么让你在身体跟心灵都痛苦的情况下,却仍然没做出太多改变呢?他说,原来这就是他所说的没有回应的意思。

我突然想起,督导L也讲过几乎一样的话:听听你的耳鸣,它想要跟你说什么?我那时候还在心里开玩笑的OS:督导啊你病得不轻啊,你已经出现了幻听了呢,耳鸣怎么会跟我说话呢?

不过现在想想,身体和心灵似乎要告诉我一些什么,只是作为这个身体的主人,好像暂时没有办法离开某种情境,让自己舒服一些。

回首那些想再过一遍的日子

就像我说的,照顾也是一个很棒的技能。人生本来就很难,有些时候真的走到了谷底,已经无法再『照顾』,就只能够『召唤』,想想那些美好的日子。想想在你有生之年当中,有哪一段日子,是你很想要再过一遍的?慢慢来说,我一开始想不到,但后来用10年为单位,突然觉得很多事情鲜明了起来。

•在10岁以前,我最享受的是家里开冷气,然后我趴在地板假装游泳、地板很滑的那种感觉。•在20岁以前,我最怀念的是一群高中毕业的朋友,刚考上大学,在海边恋爱、跳高高、好像那些青春永远不会消失一样的挥霍,好像夕阳阴影不会落下的那种奔跑。•在30岁以前,我最喜欢Austin窗户边的阳光,我的第一本书的第一章,就是在那里完成的。每天早上像是村上春树一样,起床就规律的写作,让自己有一种一直一直在前进的感觉。•而最近的这几年,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和一群同学们去UC Berkeley El Cerrito的那些,在步道上采野莓,每天认真生活、认真煮饭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