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少谈爱自己,因为那太难,尤其在这挫折处处的生活里,很可能一句话,一个眼神,人与人间便刮出一道长长的擦伤。如此无力的日子里,与其说爱自己,也许更多时候是控制不住的,憎恨自己。

赌誓不再联络却又边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边点开讯息的时候;雨天通勤追公车却被行车泼了一身脏水的时候;怎么样都塞不进那条梦想中的牛仔裤的时候;一份企划被改了又改最后必须打掉重练的时候;连锅汤都顾不好溢出的汁液浇熄炉火的时候;想到隔天又要上班怎么样都振作不起来的周日午后……。

那些时刻像一面面残酷的镜子,照见生活种种破损种种不如你想像,然而能怪谁呢?生辰八字是改变不了的定数,如果要当个成熟的大人,那就不应该有推诿,能怪的人不多,不如就怪自己吧。

再看看社群网路一张张美照佐以爱自己、善待自己等文字,让人错觉憎恨是一种错误,一种只应该隐藏在灰暗角落的情绪。因为隐藏,所以更显得卑贱。

然而,真正在生活中涉水之人如何彻底闪避突如其来的自我憎恨,凡事逸脱控制,双手奋力划水,猛然抬眼惊觉还在原地。所有的生活感想只能归成一累字,累到不敢有梦,累到连爱自己都没了力气。

可知那憎恨,那几近咬着下唇才不让眼泪夺眶而出的屈辱,都源自于身而为人的无力。然而,我是这么想的,憎恨自己、厌恶自己并不可耻,若从未想用力做些什么,又如何体会到令人绝望欲死的无力。

但那其实也是一种发泄,可以不用逼迫自己正面积极开朗充满狼性,有些人命格就是不带这些性子,硬要去迎合这社会的期待,反把自己扭成个四不像。于是有时极度消极的逃避的不留余地的背对这世界,反而没那么糟。

我也并不觉得必须先爱自己才会有人爱你。因为总有人,或一条狗或一只猫,无论你残破与否,微笑与否都深深地爱着你。他也许会因为你懂了善待自己而爱你爱得更加轻松,却不一定需要等到你爱自己之后才要爱你。

后来我发现这就是一种平衡。也许物以类聚,我遇过很多容易憎恨自己的人,他们有些能接受有些不能,更悲伤的是无法从憎恨中抽身。但我们是无法割舍这份憎恨的,因为世界从不会按照期望的变好。

而我只能说,你可以偶尔憎恨自己,但别忘了有人爱你;你可以有时转过身背对这个世界,但记得回过头来仍有人会对你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