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要是一楼该多好,一楼的话我都可以帮这个男人从窗户逃走。

* * *

经常有热心读者在我的文章下面留言,关心文章里提到的来访者后来怎么样了;还有些读者,看完我的某篇文章后,意犹未尽的指出故事好像还没有讲完呢。人大多善良,凡事都喜欢有头有尾、有始有终,而且结局最好是花好月圆。看到那些令人揪心的人和事,到最后终于圆满了,总会欣欣然松一口气。然而现实生活中,并非每一件事情都能清清楚楚、有所交代。有时候,戛然而止的停滞与诸多的不确定也是一种结局。

每一个来谘询的人,都会被问到因何而来。有的人目的很明确,当下就能表达清楚。有的人却很茫然,说不清来的目的是什么。

* * *五月的一天,一位满面愁容的中年女子,推着坐在轮椅上的丈夫走进了谘询室。坐定后,夫妻俩都有些气鼓鼓的,谁也不肯先说话。我看看妻子,她一脸委屈愠怒,再看看丈夫,清瘦的脸红彤彤的,一见我看他,马上把视线转向妻子,意思是你问她。我问是谁提出要来的,妻子马上说:是我。所为何来?妻子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来,你问他。她老公说:你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你数数,你这样推着我,去了多少间谘询室了?他对我说:你这里是第八间谘询室,你是我见到的第八位谘询师。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她到底要干嘛,就这样每天把我推来推去的。话音未落,他妻子突然痛骂开来:你不知道为什么来?嗯,你还有脸吗?你做的那些事情你自己心里不明白吗?我就是要把你推来推去的,你以为我想推你呀,我就是太难受了,太怕自己崩溃了。那男人一下子无精打采,脑袋慢慢耷拉下去。

* * *

在女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中,我终于听了个明白。年轻时她和老公是自由恋爱,两人白手起家,创办的企业在他们老家做得很大,很有名气,两个孩子能干懂事,日子过得很让人羡慕。当一切都往好的方向发展的时候,老公出轨了,而且动了真心。她是个暴脾气,身体又壮,先逮住老公结结实实打了一顿,然后开始监管跟踪。没想到打一顿不管用,跟踪也不管用,他还是跟第三者藕断丝连,频频约会。于是某天夜里,趁他熟睡之际,她用刀把他的左脚砍伤了。我被她描述的这一幕暗暗吓了一跳。我重新打量起这一对夫妻,从面相来看两人都是暴脾气,但明显女方更高、更壮,体力上更占优势。做老公的,听到妻子跟人说怎么砍他的细节,气得脸都紫了,但又不敢发脾气。女方继续讲述:原以为这下他该老实了吧,嘿,王老师你能相信吗?腿伤刚好一点点,他马上就拄着拐杖跑去约会,又去见那骚货了,气得我呀……我岂是眼里容得下沙子的人,胆敢第二次犯案,我能轻易饶了他吗?一得到消息,我马上带了几个亲戚,直接冲到那骚货家里,把那女人脸都划烂了。我:划烂了?她:对。我也没干啥,就拿把小刀子在她脸上横着竖着划拉了几下,那张脸不是招男人吗,我把它划烂了,看她还招不招。我看看她老公,那男人已是满脸通红,双手悄悄握成了拳头。我倒很想知道:在那样的危急时刻,他都做了些什么?他妻子冷笑说:他啊,我带去的人先把他扣住的,他眼瞅着我把他小情人脸划烂的。其实都不用阻止他,就他那个样子,敢反抗吗,敢救他小情人吗?我:他要是反抗了会怎样?她瞪我一眼:一起打呀。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 * *

因为介入他人家庭的心虚,加上男人的百般劝阻,他的情人没有报案,此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但是,情人的脸被毁掉了,要治疗、要做整型修复手术,逼着男人掏钱,男人因此花了几十万元。做妻子的心知肚明,知道是自己闯的祸,也心虚,对花钱这事倒不太计较。她说:钱,钱算什么东西,我家最不缺的就是钱。这些年就是钱太多了,所以这死男人有机会出去偷腥,外面的女人真的会爱他?请照照镜子吧,就他这副德性,那些骚货口口声声说爱他,不就是图他有钱吗?要说他也是真傻,还以为人家对他动了真心……。突然怒目转向老公:你摸着良心问问自己,除了我,还有谁真心对你好?我从年轻嫁到你家,你家那么穷,全靠我起早贪黑挣下家业,没有我的付出,你那穷爹穷妈,还有你家那一堆穷亲戚能过上好日子?你说,你对得起我吗?男人颓然低头,拳头不知何时已悄然松开。

我看了看他轮椅上的双脚,发现两条腿上都绑着绷带。他妻子注意到我的目光,冷笑着说:他恨我。我毁了他情人的脸,他可恨我了。每天他人坐在家里,心在天外飘,天天撒谎出去约会,最后我实在没有办法,只好不去公司了,天天就在家守着他,看他往哪里跑。以前我们是分开睡的,说到这个吧,又是我的痛心事,他已经整整十年没碰过我了……算了,先不扯别的。为了看住他,我让他搬到我房间住,结果有一天……,她气呼呼的喝了口水:有一天晚上,我半夜醒来,突然发现他正在地上爬,原来是想趁我睡着了好偷偷跑掉,把我给气得呀,气得我当场拿刀把他的右脚砍了。我承认,这一回比上一回砍得狠,我太气愤了………这下好了,看你这样还能往哪里跑。听得我后背发凉,对眼前这个男人充满了无限悲悯与同情。这是桩什么样的婚姻呀。

* * *

不容我多想,女人突然站起身来:我先出去坐一会儿,王老师你跟他谈谈吧,他天天在家赌气不说话,我怕他憋出病来。等她一关上门,我心里竟然有一个念头冒了出来:这要是一楼该多好,一楼的话我都可以帮这个男人从窗户逃走。随后,我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反移情。我在同情这个男人,我在替他的未来担忧。我和他相对而坐,沉默了几分钟。

他先开口:到你这里来讲这些也挺丢人的,不过也丢了这么多次了,这就是我的婚姻。从年轻跟她谈恋爱结婚,我就开始后悔,一直想分开也分不了。我:嗯。他:分不了的原因呢,主要是她喜欢我,脸皮厚,哭着喊着要嫁给我。我一提分手,她就打我。但是,她对我、对我家人特别好,尤其把我妈哄得团团转,我们全家老少都喜欢她,没一个人支持我跟她分手,我一提分手,我妈还骂我,说老了能靠她也靠不了我。我:嗯。他:她是女强人,能干又有经商头脑,我家好日子确实是靠她赚钱的,所以我一直都挺尊重她的。但是,我不爱她,从一开始就不爱,这样的婚姻能幸福吗?我这么说呢,是希望你理解我,我为什么要找别的女人。说实话,在别的女人那里,我才体会到做一个男人的滋味,被人依赖、尊重、崇拜的滋味。我:你在婚姻里感受到很多痛苦,但你面对痛苦和解决痛苦的方式,把情况推向了更糟糕、更失控的状态。

他点头:是的,我非常清楚,但没有办法,我也想珍惜这个家,可是我也需要温暖,需要被认可,我的要求不过分吧。这么多年她对待我的态度和方式,早就让我死了心,也早就让我在家里和公司颜面扫地……。我可以坦诚的告诉你,等脚伤好了之后,我肯定还会离开的,而且会走得非常澈底,让她再也找不到我。顿了顿,他说:其实有件事我老婆不知道,知道了我大概连命都没了。这些年我在外面还有一个家,还有一个孩子,这也是我一直忍的原因,因为这个孩子,过去我总觉得对不起我老婆。但是她这次把我伤得太狠了,我们算是扯平了,我不再欠她,也没有任何内疚了。沉默,沉默,除了沉默还能说什么呢?她推着轮椅上的他离去的背影,让我心生怜悯。她和他一样,都在痛苦中煎熬。

也许有人会问,他们为什么要做谘询?看上去,他们并不需要答案或说明。我做过的谘询中,有极少数人是这样的。对此我的理解是,对他们而言,有一个安全的地方可以发泄失望、愤懑等情绪,可以说出压抑在心头的话,而且听到这些话的人不会给予任何价值评判与说教。也许,这就足够了。

治愈你处处攀比、打压、控制配偶的人,骨子里往往是自卑的,是没有自信的。他们需要透过打压别人,来证明自己的价值。更可怕的是,一方自认为是爱的方式,在另一方看来堪比毒药,最后往往造成关系的破裂,导致两个人甚至一家人都活在痛苦当中。

文/王玺

本文出自《人生很难,你可以不必假装强大》大是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