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个周末,我独自回南部一趟。回家之前,妈妈已经line忙不迭问,要吃荔枝吗?芒果呢?先切一颗火龙果放冰箱好不好?

回家之后当然又是备受礼遇,躺在沙发上就有切好的水果,一睁眼醒来就有三种早餐可以选择,有种心智年龄瞬间倒转15年的感觉。

恰好表姐来家里,问:这次你自己回来啊?

我没反应过来,回说:弟弟去顾店啦!

表姐大笑说,我是在问你老公!你弟弟不是一直都在高雄吗?

这才想起:对耶!我结婚了!是有配偶的人耶!

离开台北大众运输工具的限制,我骑着机车漫无目的乱晃。不必挂心身边的人吃了没醒了没,想吃就吃想睡就睡,躺在床上看书到很晚,懒得用手机就省略了道晚安的讯息。才不到三天,我就差点忘记自己已婚身份。

即使我没有参加任何一个聚会,但我依旧真切地感觉到一种只有单身才会拥有的自由。

那种自由不是可以任意约炮或随意约会这么粗浅。而是,待在一段稳定关系久了,其实会让人习惯事事考虑到对方心情,尤其当你真的爱他的时候。

例如你也知道他不会限制你跟朋友聚餐时间,但就想早点回家免得他等门;他了解你从不拦他去爬山钓鱼,不过还是会先确认过周末没有其他计画,他才会放心出门。

也许因为真心,所以羁绊更深。人人渴求的安全感,看似平静无波,其实必须耗费更多心力去维持。需要更多的体贴,更多的同理,更多的忍让。我认为婚姻失去的真正的自由是指,从今往后,你除了考虑自己,还得顾及另一个人。而不只是法律或者道德的责任。

人必须要压抑私欲或冲动,才能避免自己无意中刺伤对方。这比想像中辛苦,也比想像中束缚。结婚之后才发现,爱原来并不是一件这么简单的事,不是一股脑付出就好,更多时候是节制。

任凭爱意再坚固,节制久了人也不免疲劳。适时放单身假并不是要假装单身去约炮或喝个烂醉,而是让自己从深深的羁绊中暂时离开一下。不为谁节制也不为谁忍让,用最随心所欲的心情做一些小事,哪怕只是不顾虑对方口味吃一顿喜欢的餐点,或者不必担心被碎念、整顿好心情才打扫家里。

诸如此类看似摆烂看似放纵的小事,其实都是让自己恢复弹性,暂时重回单身时漫无目的不为谁活也不为谁笑的日子。毕竟婚姻之路如此漫长,生活会不断长出新的棱角,倘若没有偶一为之的单身假,婚姻走到后来会连自己最初的模样都想不起,更别提相恋时想为对方付出一切的雄心壮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