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情感是始终交不出去的,是注定要留下遗憾的。

我们在一次又一次的错过间隙中,不时看到彼此眼中的期待,却在那些敏感脆弱的时刻,仍总是顾虑很多很多,然后另一个有勇气的人来了,软弱的我们就这么各自跟着别人走了。

总是这样的,我们不断地错过又再重逢,但依旧不想把话说破,别人都说朋友比爱人长久,不是吗?

在往阳明山的车程上,雾烟袅袅,这天特别的冷,他丢出一个暖暖包,她理所当然的接下,放在胸口温温热热的。

没什么事就到处晃晃吧他慵懒的说着。对啊,上次我们去象山乱走的时候还看到萤火虫耶!果然有时候没有计画反而会遇上惊喜。她意犹未尽地回想那天夜里山间被小光点布满的画面。

在毫无期待的情形下,遇见的美好,总是更美好。

忘了是因为什么契机,总之从很久以前他们就开始要好了起来。

什么都聊,称兄道弟地吆喝着,不避讳在彼此面前或落魄或邋遢,会互相徵询感情相关的问题,各自交过几个对象,在热恋时向对方炫耀,在失恋时隔着话筒心疼地听对方哭到睡着。

就这样一起长成了大人,看过彼此最倔强的眼神,也见过彼此最寂寞的脸庞,真好,无论如何都有个避风港可藏。

她一直都是这样跟自己说的,只要这样相信着,就什么都不会失去吧。

后来,在一个很晚很晚的夜里,她拨通了电话:他跟我求婚了。

天啊!恭喜啊!喜帖一定要发我喔!他的语气是真真切切的快乐。

那是当然的啊!她抿着唇颤抖着,眼眶中的泪水一直不断的往下流。

她早就预料到了,早就预料到他一直说的那种喜欢,不是爱,那种喜欢是可以拱手让人的,是无需争取就能得到的,是从来都没有想太多的友谊。

他什么都不懂,不懂她在每一个自己脆弱的时刻都会在身旁的原因,还庆幸自己有这么好的,朋友。

八年就那样过了,他们有过从前,但再也没有以后。

她要爱另一个人多一些了,她要自己也庆幸还有一个那么好的,朋友。

有时候,爱一个人也得讲求时机的,有多少次我们在彼此眼中看到了一丝的期待,但那一瞬的砰然,错过就是错过了。

她在话筒这端,任视线因泪水而模糊,就像那天阳明山上的烟雾袅袅。

可电话那头的人,只是一直祝她幸福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