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怪咖。这是前文化部长郑丽君给自己的形容词。

学生时期就积极参与社会运动,34岁从政,在气质出众的谈吐与外表下,她有颗对社会发展充满抱负的炙热心脏。2019年内阁总辞,除了行政院长强烈慰留,甚至文化圈也罕见连署支持留任,这并不仅是对她专业与贡献的肯定,更是她那温柔而坚定的姿态,散发出有别于传统政治人物的魅力。

这次她卸任后回归民间,接受《姊妹淘》的专访,她笑说不用称呼她为部长,可以叫她丽君妈妈。没有公职的光环,她享受为人妻、为人母的平凡时光,而且更重要的是,她终于可以好好与自己相处。

曾以为自己不会结婚,直到遇上了另外一位怪咖

从大学开始,郑丽君的心思都在学校社团、学运,热衷于知识上的追求,更心系自己能否为社会尽一份力。在这过程中,她体会到了人可以不为自己而活的理念,致力于成为对这社会有存在价值的一分子。也就因为怀抱着这样崇高的理想,她笑说自己并没有太专注于生活,也没有信心照顾好一个家庭,所以在41岁以前,她都不认为自己会走入婚姻,连带让爸妈也担心她不懂得规划自己的人生。

后来,在她随着人民作主运动苦行环绕台湾时,相遇了未来的老公沈学荣。

我问他为什么会来参加这个活动,他告诉我今天是他的生日,想送给自己一个生日礼物。郑丽君笑着说,会用苦行来当作给自己的生日礼物,肯定也是个怪咖,所以对沈学荣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也在尔后对于议题与理念的交流,互相慢慢认识,感受到自己这么样的一个怪咖,却能被对方理解,才终于认定对方,是能走一辈子的人。

▲郑丽君担任文化部长时积极推动文化产业。(图/截自郑丽君脸书)

郑丽君:所谓的婚姻,是两个能互相理解的人,在内心深处的人生态度、价值观、生活方式相近,才能结合在一起。

当郑丽君谈起私领域的爱情与婚姻,收起了谈论政策时自信的侃侃而谈,反倒露出些许羞赧,眼神尽是温柔。

过去接受访问时,她曾将政治比喻为爱情:婚姻不见得是爱情的坟墓,而是有一种境界,是如何在婚姻中保有爱情。她进而解释,从事社运类似于恋爱,需要冒险、浪漫、充满梦想还要有点理想主义,但执政则是像走入婚姻,拿到了人民给予的权利契约,你就必须负责,要顾及的不仅是物质上的发展,更重要的是彼此心灵与精神上的相处,即便每天有数不清的柴米油盐酱醋茶,但还是要陪伴另一半与下一代成长等等。所以,执政也许某种程度得抛弃理想,但一定要保有初衷,就像在婚姻里还是要保有爱的初衷,不管是对孩子、伴侣或者家人,都要有一份爱的支持与责任。

因为老公,让奉献给政治与社会的自己,没有后顾之忧。

说到了这里,郑丽君有感而发地感谢起老公。她回忆起当时身为在野党立委,不敢缺席任何一次立法院会议,孩子还不到满月便开始往立法院跑。孩子刚满六岁,他也当了奶爸六年了,我很感谢他承担更多照顾孩子的责任。

▲最好的婚姻状态,没有谁尊谁卑,没有谁主外谁主内。(图/记者叶政勳摄, 2020.09.08)

许多夫妻都会因为家庭责任的分工而有争执,或者会觉得对对方有所亏欠。然而郑丽君说,还好自己有个可贵的老公,让她拥有一个平权的家庭,但婚姻本身就该是互相扶持、互相陪伴的关系,就像是合夥人一样,先将彼此的生活过好,在有余力时也为对方分担,两个人的生活才能更有品质,而不是去计较谁做的多寡。

其实最好的婚姻状态就是如此,没有谁尊谁卑,没有谁主外谁主内,更多的是换位思考,理解且能同理心去看待对方也在为了彼此努力些什么。既然目标一致,都是为了建构两人理想中的家庭,那所谓的付出与牺牲,便甘之如饴。

▲郑丽君保持年轻的外貌,秘诀就是忘记自己的年龄。(图/记者叶政勳摄, 2020.09.08)

最后,我看着她那青春依旧的外貌,冒昧地问了一直以来忙于政事的她,是怎么可以保持这样年轻的样子?郑丽君完全没思考地告诉我:我常常忘记自己几岁,甚至都要用出生年来算。她说,一直以来她都没有性别、年龄、身分地位的框架,因为她觉得这不过只是种社会建制,她一直相信人的主体性可以超越这些。所以想成为什么样的一个人,是自己要负责的,必须超越框架后才能找到生命的自由度,而这需要一辈子来练习。

哲学系毕业的她,给出了属于自己的人生哲学,也许就像她说的,我们想尽办法留住青春的样貌,其实也是一种自我束缚,当心中没有这些枷锁,自然相由心生。

下一篇,就让我们来听听,丽君妈妈的教养哲学,以及从她的视角,看见女性在职场与人生上的追求,该如何实践女力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