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价值有品质的爱情永远要去主动地挣得。挣的过程,是成长,成熟,纯化的过程。

1小西到我这来,还没坐稳,就哇啦一声地哭开了,她说:为他飘洋过海地来了,怎么最后还是要分手?小西是我的朋友,和男友阿凯在一起足有五年,其中后两年他来纽西兰创业,小西在中国苦守。听过很多异地恋人不安分的故事,我更对小西和阿凯的感情心有佩服。两年里阿凯一心扑在事业上,还真闯出一点名堂,先是读完了厨师学历,后又去几处的餐厅工作取经,最终在购物商场一角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小餐馆,店面不大,但人来人往。生活安顿下来,阿凯这时也如愿把小西接来了。小西漂亮,阿凯有手艺,两个人的夫妻店一开始经营得异常顺利。

我不太相信阿凯会做出分手的决定,安慰着小西,问她:你们拌嘴了?小西摇摇头,满脸委屈。我试探着:那……他有别人了?没有哇!小西哭得更凶。我糊涂了:难不成在一起五年了,双方父母还不同意?小西一双眼通红:大家都赞成呀!我彻底困惑:那到底是为什么呀!他嫌弃我不学英文!继续呜呜地猛哭不止。2小西刚到纽西兰的时候,和阿凯形影不离如胶似漆,两个人感慨终于相聚了,不用再受着一场场相思的苦。可是阿凯却渐渐发现,这两年的异地生活,让两个人之间拉开了巨大的差距,这差距让彼此变得陌生起来。

阿凯和我讲过他的奋斗史,他说自己在出国的两年里做了别人十年都没做过的事,一个接着一个跟头地摔,终于变成了真正的成年人。阿凯笑说曾经的自己是个五谷不分四体不勤的大婴儿,刚来这里的时候什么都需要从头开始学。他不会开车,去哪里都只能依赖公车,眼睁睁地看着大把的时间浪费在等车上,于是终于下决心用半年时间考到了驾驶执照;他英文很糟,听与说都很差劲,读理论课时能听懂百分之二十就不错,后来下狠心每天早上听英文新闻,厚着脸皮抄别人的笔记,追在老师屁股后面问愚蠢的问题,坚持到毕业时他几乎科科成绩都是A。他计画创业时对餐饮行业没有太多的了解,就去各处的餐馆打工,在那里察言观色,甚至从经理的一通订货电话和服务生的待客方式里都能学到新的知识。等到自己的小餐馆起步,阿凯又开始一个人的奋斗,研究税务,买菜订货,接待顾客,这些在生活里出现的陌生内容,硬生生地把他逼成了一个全能的人。

阿凯深知这些技能的重要,总是和在中国等着来这里的小西说,来之前尽量学学开车、有空的时候多看看有关餐馆接待顾客的礼仪、在网路上报个会计班听听、一定要把英文学好啊……

小西在阿凯出国的两年里辞掉了工作,每天在家里等着一张去纽西兰的机票。不用再朝九晚五地办公,小西自己也懈怠了,整整两年里的生活,阿凯在大洋彼岸活得热气腾腾,小西却把日子过得冷清,完全把阿凯的忠告忘在脑后,以至于阿凯给自己留下的英文学习资料,小西到坐上飞机的那一天才看了两页半。等到小西和阿凯的甜蜜期过去,两个人都渐渐发现了这种差距。

阿凯接待顾客聊得火热的时候,小西根本听不懂也说不出一句话。阿凯在熬夜做帐的时候,小西看着那些数字就发怵,完全帮不上忙。阿凯在店里忙的时候,小西也不能帮忙去进货,她只敢坐在车中的副驾驶座。

渐渐地,阿凯似乎承包了生活和工作中的所有事情,因为小西不知道该如何缴水费电费,不懂该如何与顾客寒暄,不能开车去帮忙替餐馆进货,不会做帐目表格算一算店里的盈余或亏损。阿凯感觉到越来越大的压力,心有忧愁,劝着她:小西,你得学学开车,学学英文,这些技能真的特别重要。小西习惯了阿凯在身边帮她代劳一切,总是这样说:不是有你了吗?

有一次阿凯陪着朋友去医院看病,小西在家把一顿热饭等到冰凉,看着阿凯进了门就嗔怪道:人家那么大个人了,去医院还得你陪着?阿凯大怒:我不去?我不去的话以后我们俩谁病了,我知道该去哪个医院吗?知道该怎么解释病情吗?这些我不去做,你会吗?小西噤了声,却一路哭到我这里。

3今年一直在看一档电视节目,数十对闹分手的恋人站在舞台中央相互指责,场面热闹,道理残酷又清晰。其中有一对恋人令我印象深刻,男女异地几年,男方突然提出分手,迟迟不愿说出理由。女方控制不住情绪,大骂男方一定是变了心,害自己白白耗费多年青春,可男人却不急不缓地解释,自己没有变心没有出轨,这么多年里,两个人的姿态一直是一个向前跑,一个向后退,他只是再也无法承受两人之间越来越大的代沟。他看着女方,有点无奈也有点心痛,我为什么拽着你往前走你都不愿意?一句话让多少人在爱情里瞬间清醒。

专家为这段感情评论,两个生活方式最接近的人,在一起的生活才是最稳定的,才会拥有最稳定的爱情。

人们常说爱情不是生意,不能经营,也自然是不需要努力的。我却发现这是最大的谬论,大多数情况下一段爱情难以维持,感情发生了质变,最根本的原因,往往是因为一对恋人之间的差距拉开,一方在进步,另一方原地踏步,最后两个人渐行渐远,生活中不再有共同的交集。

几日前读完贾平凹的《废都》,也以旁观人的眼光看得清楚,庄之蝶之所以对数女子风流,却不对牛月清有半点的眷恋,就是因为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在人生路上,无法建立同样的交集,内心也再无产生爱情的动力。

严歌苓在《波西米亚楼》里写过一篇文章,叫作〈挣来的爱情〉,也说出了在爱情中努力的必要。她写道,一个人在情感生活中只消耗而不储蓄是危险的。有价值有品质的爱情永远要去主动地『挣』得。『挣』的过程,是成长,成熟,纯化的过程。

4几天前我去找小西,她第一次冷落了我,手里拿着一本英文书对我说:等我看完这一页,今天的学习任务就完成了,你先坐着等等我。

文/杨熹文

本文出自《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高宝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