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我还真羡慕有些人,最后是不愉快的分开。

如此一来,要割舍就似乎没有那么难了。

一日凌晨,友人传来讯息,说的尽是些没有头绪、看似不重要的言词,但是我太了解他了,太了解到几乎在第一秒就能看穿他的心思。

如果还爱着对方,又要怎么主动提分手呢?

那段话是这样说的,因不了解在一起,因了解而分开

每段关系的刚开始都是浓情蜜意的,对方的缺点或和自己不同的价值观,你都能够替他找到一百种说词去解释、去忽视。

那段盲目的日子,是多么多么的快乐。

而后来时光荏苒,云雾逐渐散去,对方的样貌越发清晰,生活中的琐碎也让爱情的迷幻剂产生抗药性。你从梦中苏醒,才总算惊觉原来还有那么多,是你无法改变也无法接受的,他的真实面。

从前你宁愿相信有爱就可以了,但现在你知道爱的纯粹终会被丢进复杂的世界中一起翻腾,能够契合的对象会长成朴实无华的好日子,无法磨合的彼此则只好像那些被滤过的咖啡渣,你们会记得对方是如何成就现在的自己,但你终究还是得将他丢掉。

他跟另一半交往好几年了,现在也到了会开始谈论婚嫁的年纪,可却开始痛苦了起来。痛苦的原因是因为,终于走到了不得不面对两人之间问题的阶段。

人都有逃避现实的本能和惯性。

一直以来他都刻意忽略或是消极处理他们之间的摩擦,不论对错、不管是不是心甘情愿,如果先低头,如果先道歉就能换来片刻安宁,那就这样做吧。

于是这几年他们就这样,看似相安无事的度过了。

我没有办法接受要这样过一辈子他说。

恋爱和婚姻的差异,使得他不得不去正视两人的关系是否真的健康快乐。

他说了很多相处中那些旁人察觉不出来,但却困扰他许久的小事,他说试过沟通却也几乎没有太大效果,唯一能够立即见效的只有自己的退让包容。

其实那个女孩还是有很多很棒的地方,只是刚好也有不少部分是他没办法妥协的。

最后,分开似乎成为了对双方都好的选择。

他不用违心的对她所有想法都表示认同,她也不用被耽误灿烂的青春。

他说每当对方与他谈起共同的未来,他便会一阵心虚与心疼,那些未来并不是他想要的未来。

日子因为他的放弃争辩中,有着安然无恙的假象。

但实质上,他只是还没准备好,他也很害怕自己的心会碎裂一地,他也很害怕对方会痛苦至无法言语。

可是他知道,这样对彼此都好。

于是他开始羡慕起有些人,最后是不愉快的分开。

如此一来,要割舍就似乎没有那么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