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婚姻在很多人眼里是有风险的,就是大众所说的闪婚。从认识到结婚不到半年,婚前只见了三次面,其实彼此并没有太深入的了解,再来他又在演艺圈工作,在外人看来是光鲜亮丽、诱惑比较多的行业。

大家心里应该都挺纳闷,曾经交过很多女朋友的沈世朋最后为什么会选择我?毕竟他那时已经小有所成,而我才二十出头, 只是一个未经世事的小女生,又还是大陆来的。有不少人并不看好我们的婚姻吧!

当时有些外人总觉得是年轻的我高攀了沈世朋,尤其我还是从大陆嫁来台湾,话语里总让人觉得外籍配偶低人一等。记得有次我去家附近的一家理发店洗头,服务的小姐听到我的口音之后,就问我应该不是台湾人吧?我没多想就回她:对呀,我从大陆来的!,当下她就用一种怪怪地略带同情的语气回我: 喔~你是外配吧!大陆嫁过来的?我当时觉得奇怪,心想大陆嫁来的怎么了?我在大陆过得也不差呀!

回家后,我上网查了一下外配的相关资料,其实心里是有点受伤和难过的,觉得自己为了爱情离乡背井,千里迢迢嫁过来, 怎么莫名其妙就被贴上标签了!也许说的人没有恶意,但对于初来乍到的我,在陌生环境里面对这样敏感的字,还是很在意的!

从小就好强的我,从没被看不起过,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会因为一场婚姻就被人放入了尘埃里,本来自己骄傲得跟孔雀似的,却发现被当成了麻雀,这口气我怎么能吞得下?恨不得立马变成一只刺蝟,把所有的武器都背在身上,时刻向世界宣告本人不好惹!内心小剧场各种暴动,天天摔锅砸碗不甘心。

那段时间变得特别敏感,很怕被别人看不起,出门讲话总是小心翼翼,深怕被听出是从大陆来的。有时还病态地想,是不是多去买点名牌包包和衣服穿在身上,就不会被人看低了……

因为这样,我总憋着一股劲儿要证明自己,觉得不管做什么也不能一直在家里窝着,我要工作、要赚钱,不是为了养家糊口,而是要经济独立、要跟外界打交道,让更多的人认识我、了解我。

当一个偶然的机会,有八点档找我去客串演戏的时候,我几乎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拍着桌子大喊天助我也啊!呵呵,根本没考虑从没演过戏的自己会不会?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千载难逢证明自己的机会,可能真的是初生牛犊不畏虎,所谓的无知者无畏吧,也正是凭着这股冲劲,我开始了属于自己的演艺生涯!

一路跌跌撞撞走到今天,过程中的汗水和眼泪也许只有自己最清楚,但我终于不再是当初那个初来乍到、永远跟在世朋叔叔屁股后面的小女孩了。也明白最初会那么在乎别人的眼光,其实是因为自己心里没底气。

别人看轻你其实不是他的错,是你把自己放在了尘埃里, 人家自然就很容易踩到你的痛处。一定要想办法让自己的翅膀变硬,站到跟凤凰同样高度的枝头,看看凤凰眼中的风景,才会知道自己原来也是凤凰啊!

现在每当看出别人好奇世朋叔叔为什么会娶我的时候,我都开完笑说:看不出来吗?青春的肉体(台语)呀!我没有再逃避这个话题,青春的确是我的资本,这没有什么不好承认的! 我又没打算一直以青春为资本,就算我能保持一百年不老,连续看一百年的青春肉体也会厌烦吧?

如今可以这样坦然面对,是因为自己一直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从最初的不甘,一心想要证明自己,慢慢、慢慢变成享受不断成长所带来的喜悦跟满足。现在我从老公眼里看到的不只有最初的爱意,还有满满的肯定和欣赏,我知道我终于跟他真正地站在一起了!

像是灰姑娘跟王子的童话故事,很多人都会向往和憧憬童话里的结局,灰姑娘和王子终于克服重重阻碍结婚,在一起过幸福的生活。

大家有担心过他们的婚后生活吗?毕竟婚前他们的生活天差地别,如果灰姑娘还一直安于当个灰姑娘,天天在厨房里煮饭, 打扫,没有尽力把自己提升到一个王妃的位置,做些王妃应该做的事情,让子民肯定她,你觉得王子可以跟她幸福美满过一辈子吗?皇室内部和外界会有种种的压力与反对声浪,就算王子一开始不予理会,时间久了也会被这些声音所影响。

相信很多人都看过珍·奥斯丁(Jane Austen)的《傲慢与偏见》, 故事的主轴是男女主人公最初因为地位的悬殊,彼此产生深刻的偏见和傲慢,让明明互有爱意的两人始终误会,争锋相对,好在最终放下成见,解开了误会,让爱情顺利进展。

在我看来它不仅反应了当时英国女权低落的社会型态,也告诉我们,彼此差距太大的爱情或是婚姻更容易产生误会和纷争。这是在提醒我们女性要意识到有权利会过得更好!这样的爱情观和婚姻观,其实在两百多年后的今天仍然受用。

好的爱情和婚姻是旗鼓相当势均力敌的,在任何情况下双方都可以提出自己的要求,而对方也会认同你;当你不够有底气, 自然说什么都不敢大声了,又何来认同一说?人一定要成长,如果我一直当个在别人看来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谁又会真正把你当盘菜摆在席面上,恐怕连亲戚朋友也会轻视你。那在婆家又要怎么立足?怎么得到应有的尊重和平等对待?

培养势均力敌的能力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在爱情跟婚姻的道路上,如果努力让自己跟另一半旗鼓相当,你的成长也会激励他,两人一起相互帮助共同进步,你们的婚姻和生活一定会变得越来越好。

妻子战略笔记

一个生命体不能完全依附在另一个生命体身上,我一直希望我不要像棵藤蔓一样攀附在高大的乔木身上,而是让自己也长成一棵乔木,这样暴风雨来的时候,我可以站在他身边,跟他共担风雨!

本文出自《只要婚,不要昏!》时报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