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环抱着N的肩膀,和他吻了之后,看着他的脸,他的眼睛像星星一样映着光亮,我别开视线,没办法一直看着他。听说人只要对看超过七秒,就有可能爱上对方。不到三秒。他逗我,发现我偷偷把眼光移到他的鼻尖;那天我们在大楼林立的小巷吻得激烈,即使暗巷没人,我不能在外面跟你做,但我也不敢说出要做就去开房间这样的话,如果是这样或许我们就变炮友而已。

太快做爱就会变炮友,而一直忍着就有机会相爱相守,会是这样吗?

▲太快做爱就会变炮友,而一直忍着就有机会相爱相守,会是这样吗?(图/shutterstock)

后来还是去了N家里。坐在床边,我闭起眼睛,他吻我,我心里想的是,如果我们相爱就好了。我脱去他的衬衫,他褪去我的毛衣,解开我内衣的扣子,他双手捧着我的乳房,低下头亲吻我的乳尖,我抱着他,闻他的发,他香香的,身体也很暖,我想要他躺着,在我下面吸吮乳头,我侧身舔他耳朵,他的耳朵敏感,忍不住低吟;他轻抚我的背,滑过我的腰,轻轻揉捏我的臀,我张开双腿,想迎着他,让他插进来。

某一次和他散步的时候,我告诉他,单身这一年和人做爱,我常常没有感觉。不是尺寸的问题,我笑着说,我知道对方的身体各方面都没有问题,对方也是很好的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放进来我就是没感觉,好像我的身体知道,我和这个人并不相爱,所以每次做都无法高潮,可是我自己手淫就可以。

N放进来的时候,我觉得阴道里一阵紧,我弓起身体,他抱着我摆起腰臀抽送,他仔细亲吻我的脖子和肩膀,手掌轻抚我的头发。

我和N相爱吗?我不知道。在忙碌的加班生活里,小心维护一段网路上捡来的感情,两人逐一核对有没有共同价值观和兴趣,还有预料之外的聊天默契,以及见面后的吸引力。

几次去N家,拥抱、亲吻然后做爱,他在我身上的时候,看着他的脸,他的眼睛可还有那种星星般的光亮?如果我们一直看着对方眼里的自己,就会从此在一起吗?

把这段关系走完,走到尽头。他在我里面高潮射精,躺在我怀里,我抱紧他,抚着他背后薄薄的汗水,起身,我们静静冲完澡,然后重新躺回床上,他张开手抱着我睡着,睡前小小声在我耳边说:喜欢你。

喜欢离爱很远吗,我还没问,他已经睡着了。我也喜欢你,我想着,即使我们无法相爱,也没什么好遗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