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没办法搬走,我现在睡地上。H跟我说。他与前女友同居,房租对半分,如果搬走了,租金压力一下子落到她身上,他想一想,觉得等租约到期,她可以去找她负担得起的房。

在我H分手之后的很久很久,我把这件事说给某个人听。我说,那时候我给H和前女友分手的缓冲时间,可是后来H搬走了,仍和前女友保持联络,他们见面,牵手拥抱。我非常生气。

那个人听完只是淡淡地说:可是,你才是第三者啊,不是吗?

▲他喜欢抱起她旋转,她的身体轻如羽毛;我猜想做爱的时候,她坐在他身上,他抬起她的双腿,他往上顶,每一下都能插到很深的地方。(图/shutterstock)

他的意思是说,H还没跟前女友分开,我就和H发生关系,之后迫使他们分手。对,那然后,我有什么立场叫他们永远不要再连络。

前女友比我纤瘦很多,年纪也小我五岁,在我眼里完全是个傻傻的小女生。H跟我说过,他喜欢抱起她旋转,她的身体轻如羽毛;我猜想做爱的时候,她坐在他身上,他抬起她的双腿,他往上顶,每一下都能插到很深的地方。但他们的性爱缺少口交,她不爱帮他,她也不让他舔,于是我张开双腿让H舔的时候,我想我是不是有给他很大的满足。

和我上过床,H回去有前女友的家。我问他,跟我做过之后,你还跟她做爱吗?当然有啊,H没意识到我在问什么,他说只怕唤错名字,压在她身上,但想的都是我。

知道H搬走后仍和前女友保持联系,这件事情我久久不能平复。那年圣诞节,我和朋友去夜店玩,我告诉H,这是对我的补偿。我在舞池里和一个男生热吻,他的手掌轻抚我的背,舌头伸进我的双唇;吻完我才发现他整个手臂都是刺青,他掀起衣服,露出结实的腹肌,上面同样爬满刺青花纹。

我没和他回家。早上满身酒气去找H,洗过澡就往H怀里躺。我亲吻H的胸口,往下滑过肚脐,含住他的肉棒,仔细为他舔,他捏捏我的脸颊,示意要我转身趴在他身上,我帮他咬的时候,他也要亲吻我的小穴。

前女友的事情过去,我和H又在一起两年多才分开。那时的我本来已经渐渐忘记,有段时间,那个纤细的女生、H和我,三个人,在知道彼此的情况下,那样的关系持续一小段时间。

和H分手的很久很久以后,我才会想起来,自己是很糟糕的人,或是,我本来就不如我所想的那样。三人行对我们的意义是什么,就现在来说,我还无法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