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他突然睁开眼,我有些惊慌失措,着急的想把那张陈旧照片塞进皮夹,他却微笑着对我说:害怕什么?你不是看见你自己了吗?

我手停顿下来,试探地问:你……没生气?

气什么?那就是你啊。他一把将我拉过去,亲吻着我的额头。

可是……为什么你会有我小时候的照片?

听见我这么问,他的眼神似乎有些失落,你不记得照片里的小男孩?

记得啊!他是小时候的邻居,因为同年龄上长得比较瘦小,都被其他男孩子欺负,用台语戏称叫他『小番薯』,我会保护他,后来我搬家了……

▲听见我这么问,他的眼神似乎有些失落,你不记得照片里的小男孩?(图/shutterstock)

说到这里,我停了下来。小番薯……韩……吉……?我突然想起谈合作案时,他对我的自我介绍。同事都昵称他韩吉……

嗯哼。他伸伸懒腰,想不到你记性这么差,原来你根本对小番薯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我、我……你是小番薯?我看看照片,再看看他。

实在是认不出来,唯一有点像的,是那双拥有长睫毛的黑色双眼……但旧照里的小男孩是胆怯懦弱的表情,跟现在这张一脸自信的面容,相差甚远。

更正,现在叫韩吉。他点吻着我的嘴唇,我可不『小』了。

所以,你根本认得我……?

认得啊。他珍惜地将照片接过手,小心翼翼放回皮夹里。从很久以前、找到这份工作,搭到同一班公车的时候,我就认出你了。当时我还很窃喜,想说你一直看着我,应该是认出我来了,但你从来没有上前攀谈。我不确定你是不是不想认我,后来我调中班,还是不死心地晨运后去搭那班公车……

说到这里他的眼神郁闷地瞪着我,声音转变成极小的咕哝。只为了见你一面。

我的脸泛起了红晕,我、我是没认出你,因为……你的长相……这也差太远了吧!小时候瘦弱需要我保护的男孩,长大变成一个足以上镜当模特儿的帅哥,加上失联多年,我怎么可能认得出是同一个人……

他将皮夹顺手扔回床头柜上,嗯哼,所以我发现你没认出我,却还是一直盯着我,我就知道我该一直搭这班公车。顺道欣赏你每天英姿潇洒地踩着高跟鞋跑百米。

那是因为我晚搭车会怕迟到,没想到你是刻意提早……说着说着我的脸越来越红。这就是吸引力法则吧?

他突然饿虎扑羊,讨论结束。现在,我们可以开始『正事』了吗?

你……是认真的?

他咬着我的耳珠,呢喃的说:姊姊,你不是说要追我?我实际上只小你两岁哦。

一把火在我脸上烧开,我摀着脸,你、你听见那句话了?

我可是因为那句话,卯足了劲把同事挤掉自己变成联络窗口呢……

他双手抚摸着我的身躯,指尖撩拨着我的肌肤,黝黑的手掌最后覆在我的双乳上,我敏感地激起阵阵疙瘩,双腿不禁缩夹了下。

看来我认不出他的这个夜,还很漫长呢……

《下周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