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都说我的脾气好,很少生气,可是殊不知如果是男朋友,那就另当别论了。软弱的个性只给外面不熟悉的人,至于任性就留给最亲近最亲爱的,或许这就是人类的通病吧。

但是话虽然是这样说,可我也是个属于哄一哄就会举白旗投降的那种类型,于是我跟他吵吵闹闹,分分合合,就这样过了好几个年头,好几个年头都牵着手。

有多少颗心,就有多少种爱情。我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这样说。

你一个人在碎念什么啊?他躺在一旁专注玩着手机游戏这样问。

这是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里写到的很有名的一句啊!

你看过那本小说吗?

还没看完。

那你在那边。

当一个故事会有句点落下的结果,就会有前兆的伏笔在不远的那头。

我们有太多不同,我们两个个性不同,兴趣不同,话题不同,价值观不同,总之很少能够找到相同的地方来赞颂,同床异梦就是可以找我们俩去诠释也就再适合不过了。

托尔斯泰写得很好,就以另一种消极的角度看来,我和他两个人,两颗心,的确似乎在两种不同的爱情里,我们期望的渴望的,自始至终,都没有交会过。

至于为什么当初会在一起呢,我实在也想不起来了,就只是知道分开的时候,痛到一片空白。

有多少颗心,就有多少种爱情。我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不断地这样说。

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啊?我用手撑着脸,满心期待的等他回答我。

嗯....因为你外型是我的菜啊!他语气平平的边玩着手机这样说。

噢~还有呢?这不是我要的答案。

就这样啊。他依旧当作这是理所当然没有问题的答案。

可以看出我们的感情从一开始就建立在一个十分不稳定的基础,不过开心的事当然还是有的。

只是现在回过头来看,或许当时的那些快乐,都是无知的快乐吧。

当时的刻骨铭心,现在看来也不过是因为过于单纯,而将小确幸无限放大而已。

一直到近年都还有朋友会不时玩笑问说:如果你在街上碰见他,你会怎么样呀?

在我印象中,没有一次我是可以立即对这个问题做出反应的,一次都没有。

总是犹豫着该如何回答才能让自己体面一些,大概是因为当时分开的情形,使自己明白对方有多么不重视,因而感到自尊受损了吧。

可后来,也经历过几段恋情,虽没有结果,但总算还是了解自己是值得被爱的。

有时候一段感情中的一个片段,就能够在你的心里留下难以抹灭的阴影,你会在遇见类似情况时感到害怕,害怕过去所经历的痛苦又要再从头来一次了。

可是没有关系的,在每一次的焦虑及惶恐后,阴影会升华成为历练,然后我们就能够更加勇敢成熟。

若是现在的我在街上碰见他,我想应该会微笑点头,毕竟他也让我学到了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