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残念系高材大学生 x 刚出社会菜鸟OL、第一人称视角在著个疫情还未平息,人人都戴著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睛的非常时期,陆子铭觉得他在打工的地方遇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女,或者该说,真命天"眼"—也就是菜鸟OL沈织绮的双眸;遇见她之后,铭子铭发现自己似乎懵懵懂懂的了解了一句古早情话的意义:你的父亲是小偷吗?他怎么偷了一整片的星晨大海放进你的眼睛里。沈织绮:……???TAG:恋爱、日常、短篇

01. 一日之计在于晨

早安,一共是八十七元,发票存载具吗?

我叫陆子铭,二十岁,就读大二,目前正在学校附近的便利商店打工,我上班的这家店,正好位于办公大楼林立的商业区中心,早上总是特别忙碌,许多上班族有时懒得去等早餐店,就会直接来便利商店拿个饭团、点杯热美式,然后匆匆进办公室打卡。当初应征超商店员时,店长本来不太想聘用一个大学生,在他眼里,学生就是不稳定,好一些的,可能是学校要考试所以请假、学校作业繁重所以请假、学校有活动所以请假,糟一些的,可能是失恋所以不来上班、懒惰所以不来上班、心情差所以不来上班,还有个之前混到直接被学校给退学了,灰溜溜的离开台北回了老家,连个招呼都没打就跑了,这让店长气个半死,嚷著再也不聘用学生了。

可当店长听到我所有的课都安排在下午和晚上,可以支援最忙碌的平日早班时,他大约挣扎了一秒,马上欣然同意,大笔一挥,让我明天就可以来上班了,也因为如此,才让我有机会注意到了眼前这个每天早上都来买早餐的人。

她此时正站在蒸地瓜的前面,盯著前方两排色泽金黄,蒸的软嫩十足的地瓜,食指和拇指抵著下巴,眉头微皱,虽然因为戴著口罩的关系我看不见她的面容,但光凭眉眼和肢体动作,也能发现她浅显易见的苦恼。

一百九…不对、好像又超过…

看著她烦恼的样子,我不自觉轻笑了两声。

便利商店的地瓜是秤重计价的,一百克一个价位,一百到一百五十克一个价位,根据级距累加,换句话说,只要能挑中在级距边缘重量的地瓜,就能用最划算的价格购得,而她正是在此恼著,深怕挑重了会贵、挑轻了又吃亏。

你好?哈啰?我要结帐。

糟了,不小心又看她看到出神,居然直接拿著顾客的咖啡发呆。现在可是早上最忙的上班时段,我望了一眼柜台前越排越长的队伍,和队伍中逐渐不耐的上班族们,默默地叹了口气,真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啊!

我只好一边陪笑,一边加快手上结帐的速度,一边帮客人微波食品,一边装咖啡,一边用眼角余光瞄著她的那些小动作,好在我平常就习惯一心多用,只要不恍神,这样的程度还难不倒我。

终于在过了莫约三分钟后,她终于下定决心似的夹起了正中间那饱满、接近圆形的胖地瓜,装袋后还用手甸了甸重量,然后满意的笑眯了双眼,用轻快的脚步走到结帐队伍最尾端,似乎势在必得。

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不好意思,那个、我的微波好了。

啊!好的,马上帮你拿!

看著她笑意盈盈的眉眼,我不小心又恍了下神,以至于忘了客人在微波炉中好不容易被加热,却又逐渐冷却的早餐。

你真的很奇怪,之前都好好的,怎么最近早上总是有段时间会这样出神…

和我一起值班的同事大飞默默的碎碎念了两句,其实我也觉得挺对不起他的,我这边慢了下来,他那边就要更快的加紧脚步,不然赶著打卡上班的客人们可是部会给甚么好脸色的。

思及至此,我连忙再次加快手上结帐的速度,除了补上刚刚恍神的进度之外,同时也是为了想快些结到她的帐。

眼看排队的人数越来越少,而原本在队伍末端的她也慢慢接近结帐柜台,我的心越跳越快,在心中反覆排练了好几次等等想跟她说的话,手心的汗让我差点握不住条码机,终于在我收下前一位客人的钱,递出发票的时候,下一个结帐客人就是她的时候—

下一位下边结帐喔。

身旁的大飞正好也递出了客人的咖啡,连忙招呼著下一位结帐。

我瞪大双眼,怎么可以!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要跟她搭话的,好不容易今天有适合的话题让我的搭话看起来不那么像痴汉的!怎么可以毁在大飞手上,绝对不可以!

我连忙用手肘拐了大飞一拐子,他一脸莫名其妙地看著我对他挤眉弄眼,我不断用眼神示意,他楞了半天,终于意识到甚么似的,转头看了一眼在柜台等著结帐的女子,接著又回头看了看我,最后露出了一副" 哦~兄弟我懂你"的表情。

啊—不好意思,我要去帮咖啡机补个牛奶,麻烦旁边结帐喔。

他调侃地看了我一眼,就去后面咖啡机装忙了。

我已经可以想像的到,等过了最忙碌的尖峰时段,闲下来的他会如何嘲笑我了…但现在那些都不是重点!

你好,地瓜帮你秤重喔。

我连忙接过她手上的地瓜,放在收银台后的磅秤上,通常她的地瓜都买在一百五到两百克之间,也就是三十元的价位;之前她一直非常谨慎,都挑瘦瘦小小的地瓜,有时还会往下一个区间,跑到一百多克的价格,直到昨天,她似乎比较大手大脚的来满早餐,除了平常的美式换成了焦糖玛奇朵之外,还特别挑了一个金黄圆润的大地瓜,没想到放到秤上,这颗地瓜非常给面子的刚好落在两百克上,这让她双眼都亮了起来,于是才有了今天在蒸地瓜前挑半天的情况。

磅秤在收银台后,台前的客人是看不到数字的,所以她那闪闪发光的眼神,就落在了我的身上…我在她期盼的眼神中,看了看今天这颗地瓜的重量,很不巧的,今天这地瓜不太赏脸,重量直奔两百二十克,已经远远超过三十元的区间了。

我挣扎的看了一眼磅秤,再看了一眼那双亮晶晶,既期待又害怕受伤害的眼睛,莫名觉得,自己实在不想看到这双眼睛失望的样子…于是我默默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地瓜三十元喔。

…耶!

柜台前的她小声地握拳欢呼,那双眸子更亮了些,笑咪咪的像两轮月牙。

我看著她那双好像能开出小花来的双眼,忍不住又愣了一下,心里好像也盛开了几朵花,然后才有些手忙脚乱地继续帮她结帐。

发票存载具吗?

恩,行动支付。

一如往常的,她从包包里拿出贴著粉红兔兔和白色小鸡萤幕保护贴的手机,点开她惯用的行动支付钱包,我也流利的刷好了条码,完成结帐。

之前总觉得行动支付很方便,不用等对方找钱找半天,也不用算找零,希望每个顾客都可以行动支付就好,以大大加快我们结帐的效率,但换到了她身上,我反而希望她可以掏现金结帐,这样我可以多看她一会儿,也可以在找零时偷偷碰一下她的手…之类的。

我好像有点下流。

谢谢唷!

就在我恍神想这些事情的时候,她已经把手机收回包包里,拎著早餐离开了便利商店。

而我竟然是在看著她走出店门口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完全忘记排练半天的搭话计划!

在咖啡机装忙结束的大飞,用一种欲言又止的眼神看著我,然后有点大声地叹了一口气,好像怕我没听到似的。

好不容易发现她今天换了发型,一头飘逸长发剪成了中短发,发尾微微烫卷,看起来十分活泼可爱,原本可以借著个改变称赞她,跟她搭话看看的,为了这个,我在大飞面前面子都不要了,结果居然就这么给忘了,真的是要被自己给蠢哭!

啊!可恶!我在发甚么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