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犹豫要不要写这篇文章,因为一不小心就会变成伤风败俗的路线了。不过这篇文章主要并不是谈第三者的地位到底是什么、以及道德上这样做是不是对的,而想要聚焦在一件事情:当你跟他的关系之间出现另外一个人(不论你的角色是正宫还是第三者),那么你该做的事情从来都不是去在意他和另外一个人怎么样,而是你和他之间怎么样。简单地说,如果你目前的关系面临以下的问题,这篇文章可以提供你一个思考的方向:

●我喜欢的人他有喜欢的人了,可是他还是不断地对我献殷勤,我不懂为什么他要这样做?

●我跟他在一起之后发现原来他已经有伴侣了,可是我又很在意他、放不下他,该怎么办?(限于国家法律制度,这里姑且不讨论对方有婚约的状况)

●我们在一起一段时间之后,才发现他总是在跟另外一个人交往。我很难过、也很震惊,其实最难接受的是,我很想知道,我到底哪里比不上对方?

如果你在以上这些三角关系当中,不论你跟对方的关系是什么,只要你对他有感情(当然是爱情那种感情),那么都很适合用下面这个方式来思考你们之间的未来:你想像跟他的关系进展到什么样的状态?为了达到这个状态,你跟他之间要做什么事情?

平衡理论的典型观点

前几天我参加台湾辅导与谘商学会办的研讨会becoming,其中有一整个系列的讲座在讲有关于亲密关系里面的相处,一位讲者在谈三角关系,他回覆听众的内容*让我印象非常深刻:如果说三角关系当中的当事人要如何自处,那么按照我们论文里面的建议,其实就是你得认识另外一个人。比方说,如果你是正宫,那么你得和第三者建立良好的关系;如果你是第三者,那么你得和正宫联系、建立关系。根据平衡理论,倘若你和关系当中的另外一个你比较少碰触的人建立良好的关系,那么这段关系就会比较稳定而且和谐。

根据平衡理论(Heider’s Balance Theory)**,三角形的三个边之间的关系相乘起来要是正的,这样子的关系才可以维持平衡和谐。从上面这张图一中可以看到,如果劈腿者同时喜欢你、也喜欢另外一个人,那么他跟两个人的关系都是正向的(或者是至少他从两个人的关系当中都获得某一些好处)。如果你和第三者/正宫的关系如果也是正向的(例如说你跟他维持良好的互动、或者是你喜欢他),那么这个三角形就会变得比较和谐而平稳(例如下图二)。

不过大家通常都不是这样做的,常见的情况是,第三者跟正宫之间互相讨厌嫉妒,所以两个人之间的符号就会变负的。像这样的一种时候,为了维持这个三角形的三个符号相乘起来依然是正的,劈腿者必须跟一个人保持不好的关系、然后跟另外一个人保持比较好的关系(例如下图三)。

这就变成经常出现的表面和平,他其实默默对你有怨言、默默不喜欢你、跟你的关系已经越来越负面了,同一个时间点,他的心放在另外一个人身上、跟另外一个人关系比较好,然后你们就维持一种很奇怪但是又相对稳定的关系。当然,他跟对方相处一阵子之后,很可能也会出现一些冲突或者是对方会想要要求更多,于是两个人又产生了一些争执,他们的关系恶化了,然后他回过头来找你,让你跟他关系变好了,就变成下面这张图四。发现了吗,不论是上面哪一种组合,三角形的三个边的符号相乘起来一定是正的,这个关系才能够稳定的持续下去。

所以,如果要避免你们两个在轮流失宠又轮流得宠的状况下,要让两个人都获得一些和劈腿者之间正向的关联,那么解答似乎只有一种,就是你跟第三者/正宫之间要保持良好的关系——等等,你是读书读傻了吗,这根本不合理呀、怎么有可能能够做到?

把力气聚焦在你跟他之间

不过你会发现实务操作上面是非常困难的。毕竟我们怎么可能和自己的情敌维持好关系呢?所以这边有一个实务操作上、退而求其次比较好的方式,那就是聚焦在你跟他之间的关系。换句话说,如果你是第三者/正宫,就努力的去经营你跟劈腿者之间的关系,而不是去管你的情敌跟他的关系是什么。当你们的关系品质变比较好的时候,另外一个人的存在与否,对你们的影响就会比较小了。

所以当天的讲者提供的另外这个方式是:增加你跟他的关系之间的正向连结,比方说原本是一个+,让它变成两个+,这样他就会慢慢远离另外一个人、也把愉快和心力投入在你们之间。而这个方法,适用于你是第三者、或者是你在正宫的位子。(例如下图五

不过,这个论点仍然忽略了一个重要的考量,就是:你没有必要一定要跟他在一起。所以如果有一天你发现,这个人真的不值得你再花心力在他身上、而且感情上你也慢慢可以放下他,那么你就不需要再维持这样的一种连结了。

最后我想说,我们的心跟大脑往往不一定是能够同步运行的,有的时候你明明知道做某些选择,看起来是很傻、而且是很放不下的,可是你就是无法停止继续做这件事。那么也没关系,因为有些痛苦就是必须得经过的,经过了以后,你就会成长、你就会变成一个不一样的自己。所以,就放手去做吧,就爱你想爱的人,就算你觉得很傻也一样,在跌倒过中重伤过之后,你就会发现,你比起原本你所想像的,有更好的值得。

注解

*台湾辅导与谘商学会2020年会暨学术研讨会 BECOMING,地点:实践大学;时间:202010月24日(六);场次名称:是亲密还是綑绑?在关系中成为自己。

**Curry, T. J., & Emerson, R. M. (1970). Balance theory: A theory of interpersonal attraction?. Sociometry, 216-238.

当然这篇文章并不是要跟所有的元配或者是第三者说,这样的关系你必须负起责任。而是说,当劈腿者没有打算负责的时候,你有没有可能自己做一点什么事情,让你们的关系变得更舒服一点。当然这个理论也并不是无懈可击,平衡理论做为一个态度的理论,有一个操作上面的bug,就是过往社会心理学对于态度的研究都发现,很多时候我们的态度跟行为不一定会一致,就算你读完这篇文章,你发现可能要怎么做比较好,你也不一定会做出你原先想好的行为。除此之外,也没有考虑到情绪的因素,但人毕竟很多时候是情绪的动物,要把情绪加入考量才对。